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555 飞烟有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推窗望岳 本章:555 飞烟有毒

    <a href="http://www.3ZxS.coM" target="_blank">www.3ZxS.coM</a>李玉娥隔着飞烟老子,本有十多米左右,她身法极快,只两个箭步,就抢到了水烟筒前面,似乎是要先点翻了扛水烟筒的两个弟子,然后再顺势攻击飞烟老子。

    不想扛水烟筒的两个弟子突然往左右一分,飞烟老子同时把手一抬,嘴离了烟筒,右手堵着烟嘴,左手扶着烟筒,照着李玉娥当胸就是一撞。

    李玉娥虽然穿着休闲装,但仍然显现出高耸的胸乳,这要是一下撞中了,那对宝贝儿非撞塌了不可。

    “该死。”张五金暗骂一声。

    李玉娥那对宝贝儿的丰挺娇嫩,他是最有发言权的,飞烟老子居然敢用水烟筒去撞,真真是该死了。

    李玉娥却似乎早有防备,看着飞烟老子水烟筒撞过来,李玉娥身子一闪,斜身撩剑,宝剑在水烟筒上一格一撩,身子顺势而进,那姿势,借句成语,恰就是打蛇随棍上。

    飞烟老子的水烟筒长有三米三,舞动不便,李玉娥即抢了进来,飞烟老子除了撒手扔掉水烟筒,便只有握着烟筒挨打的份。

    “要小心他的烟。”张五金在心中暗叫,同时凝晴注意飞烟老子的嘴。

    但飞烟老子的应对却出乎他的意外,给李玉娥抢近身前,飞烟老子的水烟筒确实无法再用砸扫戳撞的招数,但他把水烟筒往地下一戳,整个人忽然撑着水烟筒飞了起来,远远跳到了一边,就仿佛撑杆跳一般。

    “这老猴子居然还会猴儿跳。”张五金大出意外。

    李玉娥显然也有些意外,她本已抢到飞烟老子身前两米,只要一扬手,就要当胸给飞烟老子一剑,她要提防的,其实也就是飞烟老子嘴中含着的那口烟,再没想到,飞烟老子一个撑杆跳,居然跳开了。

    她反应到也快,身子一扭,剑引长虹,回身追杀。

    “漂亮。”张五金大赞,这会儿却实实在在赞的李玉娥的身姿,那一扭,那腰臀的曲线,实在太漂亮了。

    飞烟老子也不慢,看李玉娥追过来,他把水烟筒一横,呼的一下,迎着李玉娥就扫了过去,风声呼呼,力度着实不小,李玉娥那小腰肢,真要扫上来,只怕会给他扫断。

    李玉娥不往后退,手中剑一伸,搭在了水烟筒上,并不是用力去格,她是女子,而且剑本身就轻,硬要去格,不但格不开,剑只怕还会断。

    李玉娥用的,是一种下压的劲,剑就平搭在水烟筒上,而她的身子,突地一翻,从水烟筒上翻了过去,再往前一扑,一点剑光,飞剌飞烟老子前胸。

    “好剑法,好身法。”张五金暗赞。

    真正的功夫打斗,往往不象电影里那么好看,但李玉娥这一搭一翻,却是美伦美奂,极具观赏性。

    而她一翻之下,身子立刻前扑剌击,时机掌握得非常好,速度也快得异乎寻常,即便换了张五金,如果手里握着的是那杆水烟筒的话,除了扔掉水烟筒飞速后退,想不出有什么破法。

    飞烟老子却没有退,眼看李玉娥剑尖到了胸前,他突地嘴一张,哈的一声,一股烟雾从嘴中急射出来,直射李玉娥前胸。

    那烟柱,黄中带红,又暗含青紫,明显有毒,从飞烟老子口中喷出时,细细的一束,就仿佛是一枝箭,而速度之快,竟不在李玉娥宝剑之下,真仿佛是从他口里射了一枝箭出来。

    先前张五金想着他会喷烟箭,他来个撑杆跳,这会儿没想到了,他却喷了,张五金暗骂:“这老猴子,真狡猾。”

    但最意外的,不是飞烟老子这会儿喷出了烟箭,那枝烟箭到了中途,突然一炸,本来是束紧的一股,这一炸,仿佛突然撑开了一把伞。

    李玉娥身子正往前冲,也看到了烟箭,她是有提防的,想着侧身低头就能闪过,她的剑继续前剌,至少要在飞烟老子左肩上剌一个洞出来,不想烟箭这一炸,她前冲的身子一下撞进了烟雾里,整个上半身刹时就给烟雾笼罩了。

    李玉娥大吃一惊,飞身急退,飞烟老子却不肯放过她,嘴中一口烟,跟着她射,她到哪里,烟箭就追到哪里,恰如顽皮的孩子喷水枪,而炸开的烟雾,又绸又浓,始终死死的笼罩住李玉娥头脸。

    如果站着不动,李玉娥可以闭气三到四分钟以上,但在打斗之中,身子急剧运动,是不可能闭得住气的,先还憋了一下,飞烟老子连喷两股烟,她始终脱不出烟雾,终于憋不住吸了口气,顿时急促的咳嗽起来。

    “糟了。”张五金暗叫一声,他先前怕给李玉娥看到,躲在人群后面,这时就拨开人群往前挤。

    这时飞烟老子又是一口烟喷出来,而李玉娥因为眼目给烟雾遮住了,又吸了烟,更咳个不停,眼泪都出来了,喉咙、眼晴里面都**辣的,根本来不及闪避,一下给烟箭射在脸上。

    她呀的一声叫,往后一跳,却一下没站稳,身子摇摇欲坠。

    很明显,烟雾有毒,她中毒了。

    “师父。”后面的李杏仙尖叫。

    飞烟老子却哈哈一声怪笑:“广寒仙子,好大的名头,还是留下来给我做了女弟子吧。”说着伸手就往李玉娥胸前抓去。

    这不是耍流氓,女人胸乳之间,是人身重穴,会打穴的,一下就能让人失去抵抗力,即便不会打穴,胸乳之间重重一击,李玉娥又吸了毒烟,照样只有束手待缚的份。

    可惜,张五金已经到了。

    “嘿,看后面。”

    张五金其实还没到,但这一声喝,却如一个炸雷,直送入飞烟老子耳中,飞烟老子一惊,闪电回身,他腹中烟气这时已经尽了,但手中还有水烟筒啊,水烟筒抬起,仍是一手封烟筒,一手扶着筒身,对着张五金就是一戳。

    他这一戳,势劲力疾,真若是给戳中了,莫说一个人,就是一堵墙,也会给戳出个大洞。

    可惜他撞的是张五金,张五金全然不怕,手一伸,一下抓住了水烟筒的尽端。

(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http://www.fushuw.net/0/15/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方便以后阅读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555 飞烟有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555 飞烟有毒并对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