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619 人生不过是一点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推窗望岳 本章:619 人生不过是一点痒

    <a href="http://www.3ZxS.coM" target="_blank">www.3ZxS.coM</a>“啪。”

    枪响了。

    张五金身子一震,猛然觉得不对,他闪电般回身,对也好不对也好,他蓄足了劲,恰如弓上满了弦,总之要射出去。

    然而回身这一看,他竟然呆住了。

    开枪的,不是李玉龙,而是李玉娥。

    自从上次在李玉姣那里失手,最终给李玉姣张五金联手捉住,而且给张五金强暴了后庭,受了平生最大的羞辱,李玉娥就迷上了枪,时时刻刻,枪不离身。

    虽然后来彻底成了张五金的女人,虽然跟李玉姣也同侍一夫了,也没仇恨了,但这个习惯没改,而在这一刻,她居然就开枪打了李玉龙。

    必须承认,张五金有一点点没想到,而李玉龙,则是彻底的意外。

    他背心中了一枪,并没有倒下,而是转过身去,看着李玉娥,一脸的难以置信:“玉娥,你也-----?”

    “没错。”

    相对来说,情感方面,李玉娥比李玉姣更有刚性,她直接就点头了:“我也爱他,我跟玉姣,都是他的女人,所以,我不能让你打死他。”

    “啊。”

    仿佛头顶中了一记炸雷,又仿佛心口血淋淋的挨了一刀,李玉龙狂叫出声,手中枪猛然抬起,就在这时,李玉姣忽地拨下了发髻上的挖耳子,扬手一甩。

    挖耳子如箭飞出,奇准无比的从李玉龙耳朵后面射了进去。

    他们师兄妹之间,彼止了解,反应也非常的迅速,李玉龙叫声一起,李玉姣就知道他要发狂,手就拨下了挖耳子射了出去,张五金功夫虽然高,反应居然还要慢过她。

    挖耳子透耳而入,李玉龙身子重重的震了一下,手中枪落地,他手伸上来,想要去拨挖耳子,却举不上去,身子摇摇欲坠,终于没能站稳,膝盖一软,坐了下去。

    “师兄。”

    李玉姣甩手打出挖耳子,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但李玉龙身子软倒,她却反应过来了,尖叫一声,扑了过去,她只是左肩负伤,虽然血浸衣衫,并不妨碍行动。

    “玉龙。”李玉娥也叫了一声,两个人,一前一后,扶住了李玉龙,这会儿,张五金反到只能站在一边了,而心中则是激荡难平。

    李玉姣,居然会替他挡子弹,李玉娥,为了他,居然会在李玉龙背后开枪,而在最后,李玉姣更是一击致命,彻底解除了李玉龙这个威胁。

    这中间电光火石,没有太多思考的余地,可以说,两女都是潜意识中的一个动作。

    就是说,她们对张五金的爱,已形成了生命中的一种本能。

    反观张五金自己,东瞒西瞒,投机取巧,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不能自己。

    自从悟到春床有大用后,他就开始变,把天性中的一点小狡猾,发挥到极致,这一年多来,一直是这个样子的,几乎对任何人,都不肯完全说实话,哪怕是对秋雨,他也有很多东西没说。

    不是说他心中没有真爱,他也有,只是,有些东西好象形成了习惯,自己就觉得,没什么嘛,尤其是对秋雨,他心中就想着,反正是自己的最爱,一些东西瞒着她,也是为她好,这样的一个心理,对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几乎觉得是理所当然了。

    直到这一刻,李玉姣两女坦现她们完全无私的真爱,他才觉得有点儿羞愧。

    他在发愣,比他更傻愣的,则是一边的李三仙,这样的变故,彻底把她震傻了,尤其是李玉娥亲口承认的那句话,她们都是张五金的女人。

    她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太难以置信了。

    李玉姣两个却没管他们,两女围着李玉龙,李玉龙不但后背中了一枪,后耳那一挖耳子,更是致命,耳后藏血穴,本就是死穴,手指轻轻点一下也能让人晕过去,更何况是挖耳子透脑而入。

    两女先前开枪甩挖耳子,出自本能,这会儿清醒了,都有些后悔,可围着李玉龙,却束手无策,一点办法也没有。

    李玉姣先哭起来,李玉娥眼中也含了泪。

    无论如何说,几十年的感情,不是一时半会,改得了的,尤其在这种时候。

    李玉龙在一阵昏眩之后,清醒过来,微微有一瞬的迷芒,看看李玉姣,再看看李玉娥,脸上泛起苦笑,摇头道:“想不到,真想不到。”

    “师兄。”

    “玉龙。”

    李玉姣两女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却不知说什么好。

    “不必解释。”李玉龙反而笑了,摇头:“我知道,是我不对,我其实喜欢男人,却骗了你们几十年,其实我也骗不了你们吧。”

    他说着,脸上现出羞愧之意:“我知道,你们其实都知道的,不过是纵着我而已,我明知是这样,却没有悔悟,反而洋洋自得,致有今天,也是我自找的。”

    “师兄,你别说了。”李玉姣哭叫,前情往事,一点点浮上心间,更让她有泪如顷。

    李玉娥的泪,也如断线的珠串一般落下,不过没有李玉姣那么哀切。

    “好,我不说了。”李玉龙强笑了一下,眼前发黑,勉力提气,眼神有些迷茫,他喃喃的叫:“以前的日子,我们在一起,真开心啊,只可惜,我跟玉狮----。”

    他说到这里,又晕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眼晴闭了闭,睁开来,看看李玉姣,又看看李玉娥,勉强笑了一下,道:“玉娥,我耳朵好痒,借你的挖耳子,帮我挖一下,好吗?”

    “好。”李玉娥点头,师授的挖耳子,她们都是随时插在头上的,拨下来,帮李玉龙掏了掏耳朵,但另一边耳朵却掏不了,给李玉姣的挖耳子穿透了,横在中间。

    “真舒服啊。”李玉龙脸上透出欣喜的神色,看一眼李玉娥,再又扭头看一眼李玉姣,道:“玉姣,不哭了,你以前就喜欢哭,不要哭了,我真的不怪你。”

    李玉姣拳头掩着嘴,脸上勉强露出笑意,但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神耳门的挖耳子,真的很好。”李玉龙不再看他,眼望远方,脸上似乎有一种奇异的神彩:“人生,不过是一点痒而已。”,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http://www.fushuw.net/0/15/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方便以后阅读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619 人生不过是一点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619 人生不过是一点痒并对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