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791 打屁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推窗望岳 本章:791 打屁股

    <a href="http://www.3ZxS.coM" target="_blank">www.3ZxS.coM</a>“不要。”听到这话,德拉惊叫,而普兰西米也拼死挣扎,她不知有什么奇遇,力气确实增大了,但想从张五金的脚底挣开,却也休想。

    张五金看一眼德拉:“放心,我不会强奸她的,这样的傻逼女人,我嫌她脏,我只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知道,她不过是一个屁而已,不必要到马路上来臭。”

    说着话,他手中乌木筷扬起,猛一下抽在普兰西米高翘的圆臀上。

    “啊。”普兰西米尖声惨叫,声音中的那种痛苦,仿佛不是给筷子抽了一下,而是给刀子割了一刀。

    乌木筷短,用来抽人,其实不太合适,但张五金手法巧妙,他用了一股脆劲,所有的劲,都集中在筷面上,而且速度特别快,所以看上去小小的短短的一根筷子,造成的痛感,却比刀割还要厉害。

    “你也知道痛啊,叫,给我叫。”张五金哈哈大笑,连抽十余筷。

    普兰西米本来想忍住,她个性坚韧,自制力极强,她确实是想忍住,可张五金抽得实在太痛了,先两下还只象刀子割,到后来,几乎是用烙铁在烙,她想不叫都不行。

    德拉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她觉得张五金的抽击也并不惊人,就是小小的一根筷子,然后张五金还是两指捏着筷头,这个,无论如何,只有那么大力气,虽然速度飞快,快得看不清筷影,但应该也只有那么重。

    可普兰西米为什么叫得这么惨?德拉是很了解普兰西米的,她很坚强,哪怕真是掉了一块肉,她也不会这样惨叫,更不会哭,而这会儿,普兰西米已是眼泪鼻涕齐来,几乎只差求饶了。

    这不科学啊,不符合她心目中的普兰西米形象,她因此而有些发呆,甚至忘了替普兰西米求情。

    普兰西米的叫声,惊动了更多的武士,木屋前后都有武士涌过来,德拉一看不好,急叫起来:“你快跑,张,快,你不要再杀人了,求你了。”

    张五金本来还想再杀几个人立威,但一看德拉情形不对,说起来森林之族的武士也都是无辜的,真要杀得多了,德拉心里肯定有想法,再说了,森林之族可是十多万人的大部族,尤其加上来祭拜的,还不知有多少人呢,他除非真是牛魔王转世,否则是杀不完的。

    “那我先走了。”张五金收起筷子,扭头就跑。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他脚一松,普兰西米爬起来尖叫。

    还这么嚣张,张五金心下恼怒,霍地回头,一个虎扑,到了普兰西米面前,再又一脚,把普兰西米踩翻在地,照着她屁股,啪的又是一筷子。

    “啊。”普兰西米痛声惨叫。

    “叫得性感,好听,下次再收拾你。”张五金哈哈大笑,身子霍地一闪,左右两根长矛齐剌过来,却一下不见了他的身影,反而差点儿剌到普兰西米身上,吓得两名武士手脚发抖。

    德拉看着这一幕,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张五金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倏尔而来,倏尔而去,众武士竟完全来不及反应,他身影已消失在大树后。

    “他怎么跑得这么快,要是去参加奥运会,一定是冠军。”

    德拉在心里暗叫。

    她却不知道,张五金这种虎扑,只适合于短促的闪突,跑长了可不行,当然,要是跑马拉松的话,张五金气脉悠长,那又大占上风了,不过那不可能有虎扑这种快若电闪的速度。

    张五金最后这一下,抽得尤其重,普兰西米几乎痛晕了过去,好半天才能爬起来,尖声叫:“追上去,杀了他,他渎神,一定要杀了他。”

    “普兰西米。”德拉叫,她想求情,可普兰西米这会儿满脸痛苦加上暴怒,她又不好开口,只好道:“你还好吧,我看看你的伤。”

    普兰西米只能半趴着,都不敢坐起来,德拉稍稍掀开长袍一看,吓一大跳,普兰西米的屁股上,一条条红肿,高高隆起,整个屁股,几乎大了一倍。

    德拉一眼看到,觉得自己屁股都痛了,心下暗叫:“这个人,真下得手,女人的屁股,能这么打吗?”

    但不知为什么,她又有些想笑,甚至腰腹微微有些发热,发软,两腿间,似乎也潮潮的。

    张五金那一瞬间的狂暴,竟然让她有些兴奋了。

    而武士们在普兰西米的命令下,大规模的行动起来,牛角号声呜呜响起,整个巨林谷,就如一锅烧开的水,沸腾开来。

    张五金速度快,躲开了最初的武士,这时巨林谷中又到处是来祭拜观礼的人,在他想来,随便往人群中一躲,森林之族的武士们便不可能再找得到他。

    事实上他错了,他忘了,这样的山地部族,都养得有狗,随着牛角号声,无数的狗吠声响起,张五金一听就知道不妙,再一看周围的情形,顿时暗叫糟糕。

    森林中一些草木,气味独特,可以让狗的嗅觉错乱迷失,所以一般训练有素的人,狗是无法在山林中追踪他的。

    可为什么张五金暗叫糟糕呢,因为这是巨木谷啊,巨木撑天,不见阳光,下面就光秃秃的,基本上不长什么草木,而且北美这边的草木比较独特,亚州那边常有的气味怪异的草木,这边也没有,张五金即便想弄点草木来搞混气味,也做不得啊。

    那就只好快跑,然后又有一个糟的,如果武士们只在后面追,想追上他也不容易,或者说根本不可能,他气脉悠长,以匀速跑个百八十里,几乎都不带喘的。

    这个功夫在内家里不是什么特别高深的功夫,民国时的形意大师唐维禄,就给徒弟们表演过追火车,他跟火车同时起步,抄近路,却比火车先到,而且几十里路下来,基本没什么汗,更不见喘气。

    这是真实的史实,大家可以查,孙禄堂还有从汽车上跳下捡回风吹落的帽子再又追上汽车的故事,惊吓了当时的民国总理,都是史实。,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

(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http://www.fushuw.net/0/15/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方便以后阅读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791 打屁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791 打屁股并对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