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风流传

〖第五卷:京中艳事〗 第150章 催情迷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流韩柏 本章:〖第五卷:京中艳事〗 第150章 催情迷药

    我估秋菊与春梅的真实年龄该差不多,表面却比春梅成熟得多,微有一点风伤的感觉,使人联想她曾有不快的经历,她这种拒人千里的感觉可能便是因此而生,她与春梅有着完全不同但各有各吸引的气质;而此刻中了迷香的她,在半迷半梦之间又有着另一种诱人味道,我决定立即好好地!

    当旷世神器在春梅体内泄完,没有再动的它便自然地滑了出来,我爬到秋菊的身上,并向陈玉真道:“妳找些最好的疗伤药物为春梅疗伤,一会后我还要再好好地,老朱的任务真是非常麻烦,却又叫人非常享受,嘻嘻。”

    现在清楚陈玉真所下之迷药极轻,对练有天命媚术的女子根本不能抵受这初开的干,被粗大破处的撕裂破身剧痛,但此刻我却非常喜欢用这方法干秋菊,若让她湿了才插会少了某些干磨的刺激感,我该如何好呢?

    为了体谅秋菊,对女性心肠最好的我(?便先点了她的晕睡,然后双手抓着她的裤子,旷世神器便向着目标前进!

    秋菊身上的裤子等衣物,遇上带着阴阳螺旋劲的旷世神器立即粉碎,可说是棒到裤破!而内进的旷世神器当触及秋菊紧闭的,无需我刻意控制,已自动弄开这紧贴的,再慢慢伸了进去。

    潜藏天地灵气的旷世神器,自己彷如已有生命地活了起来;而秋菊这初开而紧窄的狭道,虽使旷世神世要慢慢品尝,但一寸一寸的伸进,很快便是破处的一刻,不久已是插至她内里的尽头。

    同时加上吸纳了秋菊的精气,使我昨晚与庄青霜元神中,因出精而虚耗的精元已回复近半,其中的舒畅可说是乐趣之一。

    我双手亦非闲着,很快便把秋菊衣上的宫女装全部撕开,我始终喜欢直接欣赏全身一丝不挂的她;三围我估是三十二寸、廿二寸半、三十三寸半的她,其中一双最少有四十一寸的修长美腿最为吸引,而且我好像对把她衣物撕破生出另类的快感,特别是听到这些衣衫碎裂的“嘶~嘶~”之声;及使出她及等诱人之处,从撕裂的衣衫中一一显露出来,可说是乐趣之二。

    加上与粗大干插破处的刺激,可谓三重乐趣齐至;若非身处皇宫贵妃的屋苑,让她呼叫争挣肯定更为有趣,迟些在宫外定要找人试试。

    在一轮的剧烈冲刺后,旷世神器终于在秋菊初开的内,畅快地喷出热烫的精阳,与春梅及秋菊的第一回合,也该是暂时结束。

    干完了春梅及秋菊这两个天命该被插的艳女,便该换为夏兰与冬竹,对于不属天命教的二女,我虽奉旨要们,却可不想象对秋菊般粗暴对她们,于是我向陈玉真道:“玉真妳有否一些催情药物,能与刚才的迷药共享?”

    陈玉真取来另外两个药瓶,并道:“加上这两瓶便可。”

    我看到自己那儿沾满了春梅与秋菊的鲜血,及与她们干完的痕迹,一边取来药瓶一看,另一边道:“玉真妳再像刚才般吸吮,为我好好舔干净这儿。”

    今次有了心理准备,享受陈玉真嘴巴的“吸精旋涡”比之前的时间长了几倍,不过仍是不多的时间(约五分钟)便又把她喷得满嘴是精。

    我笑道:“玉真的嘴巴作出火工具最佳,现在妳先召夏兰与冬竹进来,今次便由我尝试对她们施药,妳再为秋菊疗伤止痛吧。”

    我把四瓶药粉混于指甲上,便隐藏在寝室门内,待感到二女在大厅门外,正准备开门进厅之时,我便运功向四十呎外的厅门轻弹,当夏兰与冬竹推门进内之际,全数药粉刚好配合她们开门的剎那飘去。

    夏兰与冬竹在开门之际嗅到淡淡的微香,虽觉有少许奇怪,但见大厅内空无一人,倒没有怀疑什么,我示意陈玉真传召她们进入寝室。

    当夏兰与冬竹行了约十步,便出现脚步不稳的现象,脑中除了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还开始有些发情的迹象;二女行至厅中已没法再行,只见她们开始互双抚摸对方,看到此情此景,试问我还能再忍吗?

    我一闪便出现在夏兰与冬竹身前,当半昏半醒又发情的她们,突然看到全身的我出现,露出不单精壮还带点仙化的雄躯,虽有点惊讶地“呀”了一声,倒没有太大反感,看我的眼神更带点爱意。

    不知是我本身太吸引女性之故,或是此混合了催情的迷药有效?若把此药出售生意肯定……不!我怎可有如此想法?用此催情迷药去不断采花的该只是我一人而已,岂容其它采花大盗取得!且慢,我身为万千少女喜爱的正义大侠,岂可用这些催情迷药去采花作案?之后一于扮为薜明玉才去干,反正我是他有实无名的女婿,为这死鬼岳丈再作些案也是天经地义之事!(?

    在催情迷药的影响下,我带有媚功的双手一接触夏兰与冬竹,她们二女也差不多在我手上软倒,我决定不带她们回寝室,就在大厅内们便好。

    只见在我左手的夏兰约双十年华,该是四女中最年轻的,样子甜美可人的她,现在含情脉脉的双眼充满热情,俏脸上的肌肤红粉飞杨,最诱人的还是一双红润丰厚的朱唇,不知是否因中了催情迷药而唇干,不自觉地用舌尖轻舔朱唇,一个极诱人的动作,连意欲心不动的我也心中一荡,相信四女中该以她的排名最高,我决定干完她们春夏秋冬连陈玉真五女后,最后定要在夏兰这性感的朱唇再来个口内爆浆才可。

    我抱起二女放往厅中圆卓,虽然我该有时间把夏兰的衣物慢慢脱去,却选择几下手势便把这些撕开,因为我觉得这样较为刺激有趣,可不对吗?

    看到三围我估是三十四寸、廿四寸、三十四寸半的夏兰,四女之中明显以她身段最佳,特别是这双圆浑又富有弹性的,在衣衫破碎的一刻突然弹了出来,鲜红色的还在不停地晃动,使人目眩神迷,叫人一见兴奋;而更兴奋的,当然是使出一招“揸波龙爪手”用双手去大力揸捏,直至留下十指红痕作为曾到此一游的记念。

    对于我大力的一揸,身中催情迷药及媚功的夏兰略感一痛,轻轻地呼了一声“哦!”

    但在我十指魔功的刺激下,她很快便平复了,更不时发出低声的呻吟“噢~”之声。

    此际夏兰的外已微见亮光,想不到她如此快便出水,我突然明白像她这些宫女也真凄惨,须验明是处子之身才可进宫,进宫后的多年除非有皇上恩宠,否则只是寂寞于深宫,一些年长的宫女可能获准离宫,但一些却要在此虚渡一生,而且她们在宫中经常会接触,不像尼姑可避于痷堂清修,故这些宫女可能是最寂寞难耐的一群,亦是最难抵受挑逗的可怜人。

    当大自动在夏兰这微湿的上轻磨刺激,夏兰已见兴奋之色,当然是该进之时,可是我该用如此粗大插进让自己最爽,还是运功缩细使夏兰被破身时舒服一些?

    我决定尽可能两者兼得,迟一点才,揸在夏兰双乳的双爪抽回一只,在轻抚夏兰上的之时,特意挑逗这最敏感的,魔媚功也透过她的肌肤各处,源源地传至她内里的。

    当夏兰的被魔媚功刺激得全身辗转反侧之时,粗大便温柔地慢慢推进入内,打开这夏兰该期待开放已久的通道。

    当破处的一刻,夏兰全身一震,快乐与痛苦的感觉同时出现,而我在吸纳她的精气同时,亦把它回传至夏兰这初开的之内,以减少她被大棒破处的痛楚。

    随着我温柔地了一会,本身中了催情迷药及媚功的夏兰很快便达至极乐之中,我便开始运道心种魔探索她脑中的秘密,她果与天命教无关,只是一个美艳的小宫女;我便加进我是她最喜欢的偶像,是她自少的梦想,她愿为我而死等虚假记忆;事实上,刚才我探知她确希望有此人,所以这记忆与她本身的意愿是吻合,相信必能生效。

    我一方面享受被夏兰这初开,又窄又热的内的刺激快感,另一方面向身边同是中了催情迷药的冬竹展开挑逗及脱衣。

    冬竹该是四宫女中最年长,该有廿四、五岁或再大一些,不单充满成熟的韵味,更是四女中肌肤最雪白的,我估她不是塞外便是北方的佳丽,才有如此雪白的肌肤。

    此际:大棒破处爽到爆,一处破完又一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探秘”

( 覆雨翻云风流传 http://www.fushuw.net/0/707/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覆雨翻云风流传》,方便以后阅读覆雨翻云风流传〖第五卷:京中艳事〗 第150章 催情迷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覆雨翻云风流传〖第五卷:京中艳事〗 第150章 催情迷药并对覆雨翻云风流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