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风流传

〖第五卷:京中艳事〗 京第155章 中未來淫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流韩柏 本章:〖第五卷:京中艳事〗 京第155章 中未來淫計

    其实女子在为男子含棒时,除了技巧之外姿色表情也很重要,能直接刺激男子的心理感受;天生媚骨艳相又有倾城之姿的虚夜月,因感到魔种精华能对媚骨之体滋润养颜,故发自内心生出一种渴望、陶醉又嗲媚的诱人表情;天香国色的陈玉真习有天魔艳相,表情丰富、千变万化不在话下,更重要是天魔功能触动人心,加强别人感受,超越色相诱人之境,而且中了“八具齐施”更有一种绝对顺从的神态。

    而现在俏脸秀色可餐,练有女姹媚功的秀色,有一种藏于骨子里的味和媚态,可说是床上极难得的恩物;俏丽的脸庞上,又出现了魔门女姹大法被我道心种魔先天吸引,发自内心的兴奋陶醉,又带点臣服的表情;但在姿色方面仍始终稍逊虚夜月与陈玉真这些十大美女;不过在经验方面却远胜二女,弥补了不足之处。

    秀色这招“蚀棒”明显比柔柔等诸女的口技更胜,已可与虚夜月的“冰火七重吞棒奇技”及陈玉真的“吸精旋涡”一比。

    我估蚀棒是秀色自知被人弄得太宽松,除了像我般十万……百万人中也找不到一条的粗大巨棒外,一般正常的呎寸肯定感觉太松,故勤练口技来补救;论实战经验,秀色比任何女子也只强不弱,我好奇地追问:“秀色代花姐上床的男子有多少?”

    此刻的秀色嘴巴已非常忙碌,而在她嘴内的,被弄至兴奋全硬,相信不用多久便会达至。

    盈散花虽非尽信我,可是有此能杀正德报大仇的良机当然不会错过;而她在此环境显得极不自然,连她也不知到底是妒忌我或是秀色?随意道:“约有数十人吧,而她遇上散花前就更多,唉,你们难道不可另找地方才干吗?散花先离开一会。”

    我急道:“花花别走!嘿嘿,这里非常隐蔽,花花本想在此藏匿,再待机冒险行刺燕王吧?那招先扮自刎再突刺的便是专作杀燕王之用?等等,有人在二十丈外经过,是雁翎娜,她来得正好。”

    我立即向二十丈外经过的雁翎娜用精神传音道:“翎娜,我在这里,过来一聚吧。”

    当雁翎娜接近时,精于刺杀的她已感到除了我外还有两人;看到我们时,见我在裤裆伸出尚肉宝剑,一名比她更美的白衣女子正蹲着,使出各种方法去含、吮、吞、吐、舔、揉……身边还有另一位她从未见过如此美艳的女子,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我笑道:“翎娜的床上功夫欠佳,主要是经验不足,现特别为翎娜找了这位师傅秀色,她曾分别与数以百计的男子,又是闽北女姹派的传人,必是翎娜最佳的床技师傅,我们四人在此好好实习如何?”

    在我说话之时,盈散花以极奇怪的目光望向雁翎娜,感觉就像是男子欣赏美女一般,虽然论姿色雁翎娜明显比不上秀色,可是极之白皙的肤色,带点棕黄的秀发,蓝得发光的眼睛……正所谓物以罕为贵,这些在中原少见的塞外美女别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而看来喜女色的盈散花,心境与一般男子无异。

    雁翎娜倒没有留意盈散花,只是留意我与正含棒的秀色,叹道:“翎娜也想,只是燕王刚有急事吩咐去办,不如今晚……”

    今晚?我该与庄青霜洞房那能分身?便立即道:“翎娜有急事便去办吧,我们来日方长,也不急于一时;花花也来一起欢好吧。”

    待雁翎娜走后,盈散花冷冷道:“在你说服燕王助散花对付正德之前,休想散花从你,而你……算是并不讨厌,可是散花却无法像秀色般讨好你,你别期望太高。”

    盈散花内心喜欢女性,可是外表身段却是个足以位列十大的美人儿,而且能得花花艳后之名,表面上蓄意讨好男子的本事恐怕在十大美女中数一数二,而且修练女姹媚功之人床技又怎会差?只是需花多一点时间慢慢改变她的心;我便道:“花花放心,待我出火之后,便立即一起去找燕王;花花的问题不要紧,以后让我服侍花花好了。”

    只见盈散花还望着雁翎娜消失的方向,明显对这呼儿族美女甚有好感;为了进一步讨好这只爱女色的美女,便道:“燕王昨日送给我的三位赛外美女各具特色,明显与中原女子大异,其中一女更是金毛金发蓝眼,肌肤如雪般白,坚实弹手的两峰比花花还要大,而且宽肩蜂腰隆臀长腿,比雁翎娜更美艳更特别,花花一见定必喜欢,我嚷她们好好服侍花花如何?”

    一听到金发美女的盈散花立即眉开眼笑,秋波流盼地嗲道:“真的吗?你不介意?”

    我笑道:“当我同时干着秀色与其中二女,听到及看到花花与夷姬在旁假凤虚凰,我只会干得更兴奋;当妳们迭起之际,我直接加入来助兴,可省下不少事前功夫及时间,这不是对我们均有利吗?有何介意?”

    盈散花满心欢喜地步近道:“听闻你的新夫人虚夜月艳绝京城,而你在京中该有不少美女,她们……”

    之后没有作声,却是满眼欲火。

    想不到这花花艳后对月儿等美女这么有兴趣,若非我曾干过她,可以确定她身体绝对是女性,还是非常吸引的胴体,否则我真怀疑她是男子易容的;不过有她这女姹派传人帮忙挑逗,我便能干更多次;必要时为我缠着月儿,让我可安心去找其她女子确也真的不错。

    我便道:“不如花花作我妾,这样可减少其她妻子的嫉妒心,而服侍夫人例如清洗及全身抚摸按摩也是份内之事;在我为花花找多些夫人之时,花花帮我缠着月儿等,这样对我们也有利。”

    我轻拍正蹲着,忙于使出“蚀棒”的秀色之头颅,道:“秀色亦一样作我妾吧。”

    秀色听罢,报以一个微笑的眼神,一只纤纤玉手,亦同时握着的根茎部,熟练地加以抚搓磨摇,比之单用嘴巴更使我兴奋,而她可能还是首次遇上可让她手口齐施的巨棒;至于秀色本身,不知是否受盈散花好女色的影响,除了喜欢像我般的俊男,也同时喜欢美女,是个双性恋者。

    盈散花娇媚地道:“你的提议总是让人没法拒绝,在燕王答应助散花后,便一切依你吧。”

    我心想来日躺在庄青霜那垫身上,左拥秦梦瑶,右抱虚夜月,同时被谷姿仙与陈玉真一上一下地服侍,耳听怜秀秀的仙曲;一边欣赏寒碧翠跳全裸剑舞、易燕媚掌上起舞、柔柔与夷姬斗跳一慢一快的脱衣艳舞,另一边看着盈散花大干秀色与其她美女,朝霞与左诗等众女穿插其中,每个美女均有我特别设计、独一无异又色彩缤纷的图案,是多么使人兴奋心动的景况?

    不知不觉,在秀色的口手并用,加上我对来日众女共干的幻想,便在异常兴奋中达到而喷射!

    可是事后细想,像秦梦瑶般的妻子,当然乐意与我一人交欢,但要加上其她妻妾必定不肯,虚夜月与庄青霜更是仇深似海,要实现这梦想定有难道;不过对于修练道的我,不论多难的事也定能一一克服,来日我定要为此梦想拚搏!

    看着正吞下精华的秀色,我问道:“好吃吗?”

    秀色微笑道:“有些异味,却是秀色尝过之中最好味的,满意吗?”

    出精后的还未自然变细,彷佛有它的意志还想再干,故我没法收于裤裆的破洞之内,盈散花已不奈烦地道:“我们快起行找燕王。”

    之后盈散花抛弃手上剑鞘便独自离开,不知是她比我更急色想找夷姬她们干,或是想早定下对付正德之议,我只好强行运功截血,之后抱着秀色追上盈散花。

    当我左拥右抱地步进燕王行宫,自有人通传及引路,途中对于秀色当然是百般挑弄,而对盈散花只是揽腰而矣。

    燕王在帐内单独接见我们,当他看到一双艳女,其中秀色正极度动情中,一副春意无限的样;而像对任何事也不动心的盈散花,更是美艳不可方物,眼前一亮起了正常男子的该有反应。

    但燕王很快便平复,向我亲切地道:“韩兄弟昨晚在秦淮河上露了极漂亮的一手,立时威震京城,现在京中多派势力也对你非常留意;而且昨晚该已独得怜秀秀芳心,今日又有如此两位美艳的姑娘陪伴,真是艳福无边。”

    也不知燕王在二女面前故意提起怜秀秀是否别有用心?但对于喜好女色的二女,听到怜秀秀的艳名当然只有喜欢之意,而不会心生醋意。

    不知:燕王会否助散花?再遇三美又如何?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脱衣艳舞”

( 覆雨翻云风流传 http://www.fushuw.net/0/707/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覆雨翻云风流传》,方便以后阅读覆雨翻云风流传〖第五卷:京中艳事〗 京第155章 中未來淫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覆雨翻云风流传〖第五卷:京中艳事〗 京第155章 中未來淫計并对覆雨翻云风流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