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婚

第八十九章 行医誓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如烟 本章:第八十九章 行医誓言

    姜宏远的音量可以听得出来他的情绪有多激动,季若愚在听到电话里头传来的声音之后,瞬间就清醒了,眼睛中半分睡意也无,朝着一旁的陆倾凡看过去。

    他工作上果然是有不顺心的呢,只是这个主任语气未免太不客气了一点。

    陆倾凡的脸上,表情如常,他似乎真的除了在面对陆冠苍的事情上,其他事情都不会有什么怒气。

    “你的意思呢?”他很平静地抛出这一句,那边的姜宏远似乎听着他这么平静的语气,也是捡了个没趣,一直都是知道这陆倾凡似乎永远都是那么一副脾气,和不会发火的人发火,不是自找没趣么?

    姜宏远的语气也平下来几分,“我的意思?赶紧送去肿瘤科,这病人我们肝胆外接不了。”

    因为姜宏远语气平静下来的原因,所以季若愚没有听到他在那头说了什么,但是却看到陆倾凡躺在那里静静的脸上,眼神依旧是古井无波的平静,可是唇角却勾起了些许笑容,不难看出那笑容里有着嘲讽。

    “所以,尽管我已经再三强调过手术风险,病人和病人家属依旧是这么积极的治疗态度,你依旧是选择要将病人送回去等死么?”

    陆倾凡轻轻地笑了笑,那笑声嘲弄至极,姜宏远几乎平静下去的怒气,一瞬间就又被他的笑声给挑了起来。

    “反正都是要死的!都那种情况了,难不成你觉得你推上台子了,他能活着下来了,就能长命百岁了么?”

    “你有你的担忧,我有我的原则,如果是病人要求手术,要求积极治疗,我不会拒绝,将病人送回去等死,我做不到。你怕担风险,我原本也没多大念头让你来做这台手术,有什么事情我担着,你大可以到上面去告我。还有,主任,我现在是下班时间,如果不是病人有什么情况,请不要打电话给我。”

    陆倾凡甚至没等那头的姜宏远在说话,就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季若愚在旁边听着,一时之间,觉得躺在自己身边这个男人哪怕是躺着,给人的感觉都特别高大,国人大多都对中国的医院和医疗机制不报什么信心了,像他这样坚持职业CAO守,坚守自己原则的医生,真的已经不多了。

    新闻上一件件医闹事件爆出来,医生们个个都夹紧尾巴行医,有点风险的,就推掉不做,生怕自己手头下出了人命被闹得不可开交,保守疗法保守疗法,难道以为是治感冒么?多喝热水注意保暖休息充足一个礼拜就能好?

    陆倾凡一转头就看到季若愚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吵醒你了?”

    季若愚没有做声,只是定定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之后,就缩到他怀里,手伸出去搂住他的腰。

    耳朵就贴着他的胸膛,听到他低沉的笑声在胸腔里头回响着。

    “怎么了?”陆倾凡问了一句。

    “倾凡,你真是个好医生,我真为你感到骄傲。”季若愚的声音不大,语气却很坚定。

    感觉着她紧紧搂着自己腰的纤细手臂,听着她这句话,陆倾凡一时之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似乎……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这样的话给自己听,还记得小时候,还没有住到范云睿家去的时候,自己就总是想得到一些父亲的关注,从幼儿园到小学一二年级,他次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名,但是陆冠苍却从来看都不看一眼,给的都是冷言冷语冷脸色。

    后来生活到范云睿家里去了,自己的成绩,在养父母那里得来的,也总是“不错嘛,倾凡果然和非凡一样聪明。”

    从来没有人,为他感到骄傲过,哪怕自己一路走来,做得再好,所得到的表扬和鼓励,也都只是“做得好”“好样的”。

    季若愚口中那句我真为你感到骄傲,仿佛直接撞进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陆倾凡终于勾起了唇角,脸上的笑容是从未有过的灿烂,她的头埋在他怀里,并没有看到,却感觉到了陆倾凡的手搂着自己,很用力。

    他的嘴唇轻轻在她发顶上印了一下,然后季若愚听到了他低沉的声音,“我是在美国巴尔的摩市的霍普金斯大学读的博士,实习期间就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说起来,我正式成为一名医生,也是在巴尔的摩,我成为一名医生的时候,是宣誓了的。”

    季若愚从他怀里抬起头来,看着他,“喔?”

    她发出了这个音节,然后就听到陆倾凡低沉的声音,以一种不疾不徐的速度说道。

    “我庄严宣誓自己要奉献一切为人类服务;

    我将要给我的师长应有的崇敬及感恩;

    我将要凭我的良心和尊严行医救人;

    病人的健康应为我的首要顾念;

    我将要尊重所寄托给我的秘密,即便在病人去世之后;

    绝不滥用我的职权;

    我将要尽我的力量维护医业的荣誉和高尚的传统;

    视同事为我的手足;

    我将不容许有任何年龄、疾病、残疾、宗教、种族、性别、民族、政见、国籍、xing取向、社会地位或其他因素的偏见介入我的职责和病人之间;

    我将要尽可能地维护他人的生命;

    即使在威胁之下,我也不会运用我的医学知识去违反人权和公义;

    我郑重地、自主地并且以我的人格宣誓以上的诺言。”

    季若愚没有做声,听着他将这样一段誓言低声念了出来,他的语气很诚恳,很庄重。季若愚甚至会想,若是真的他们举行了婚礼,在结婚典礼上,他对自己所说出的誓言时候的样子。

    陆倾凡真的是真心喜欢自己的职业,只有真正喜欢自己职业的人,才会有他这样对待工作的认真和坚持原则的态度吧?

    看到他这样子,季若愚从心里面觉得骄傲,脸上不自觉地就已经有了自豪的笑容来。

    “那是我长这么大的第一次宣誓,从来没有过的庄重和严肃,以我的人格宣誓的誓言,所以,我是医生,我将毕生坚持我的原则,遵从我的誓言。”

( 蚀骨宠婚 http://www.fushuw.net/3/3606/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蚀骨宠婚》,方便以后阅读蚀骨宠婚第八十九章 行医誓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蚀骨宠婚第八十九章 行医誓言并对蚀骨宠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