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婚

第二百六十八章 弥留之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如烟 本章:第二百六十八章 弥留之际

    言辰看到季若愚的脸色在听到电话的时候,猛然变了,他心里头多少猜出了个大概,季若愚电话一挂就转头看向言辰,“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这边有点事要先走了。”

    言辰点了点头,看到她一下变得难看的脸色有些心疼,轻轻叹了一口气之后伸手上去,季若愚的眼神有片刻的滞涩,没有躲开,感觉到他的手指轻轻在自己脸颊上逗留着。

    然后言辰轻轻走上来一步,拥了她的肩膀,是那种轻轻的拥着,倒像是朋友间的安慰一般,他拍了拍季若愚的后背,“什么事情都会好起来的,就算好不起来,心里的感觉也只会越来越淡,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他如同一个大人一样安慰她,季若愚这才记起来,言辰似乎很少会说这种话的,所以当他语气这样平静柔和地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多少有些作用。

    季若愚点了点头就从他的手臂中脱出来,有些急切地说道,“我先走了,你自己要记得按时吃饭,不行就去医院检查。”

    言辰点点头,脸上是暖暖的笑容,一直目送季若愚开车离开。

    季若愚在去医院的路上打了个电话给季予,只是显然陆倾凡已经打过电话给他了,他现在和齐美云坐着出租车都已经到医院门口了。

    季庭燎的情况很不好,说得再直白一点儿的话,就是快要死了。

    他病房门口围着些人,庄听南和陆倾凡两人在低语着想要再用其他的办法,朱江和鄢川,还有庄听南手下的三个医生。

    只是陆倾凡和庄听南只提出了几个方案,甚至不用对方来反驳自己,自己都知道,已经是没什么可能了。

    庄听南轻轻叹了一口气,终于是不再说其他治疗方案,只问了一句,“你老婆什么时候到呢?”

    陆倾凡看了一眼手表,“应该就快到了。”

    庄听南非常平静地说了一句非常中肯的话,“我看,我们也只能拖到她来的时候了,已经束手无策了。”

    有时候医生就是这么无奈的,庄听南和陆倾凡都是知道这个的,庄听南看了一眼手下的三个医生还有陆倾凡手下那两个,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几人意识到不妙已经为时已晚,庄听南冷冷道,“都围在这里做什么?科室里就只有这一个病人了么?其他病人不用看了么?还不赶紧去做事?”

    几个医生这才赶紧离开。

    左霜霜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正好季予和齐美云已经赶到了,季予一眼就看到了左霜霜,眉头皱了皱,就听到左霜霜在问庄听南现在已经是什么情况。

    病房里头的季庭燎奄奄一息,已经昏迷了过去,几乎所有的维生仪器都已经接上了,多器官衰竭,肝脑病,各种并发症和感染,就算是依仗着昂贵的药物和维生仪器,也拖不了太久了,今天,恐怕是过不去了。

    季予看着左霜霜站在那里,直接走上前去叫了陆倾凡,“姐夫,姐姐还没到么?”

    陆倾凡看到季予和齐美云都来了,点了点头,“应该就快到了。”

    说着他轻轻拍了拍季予的肩膀,然后看了齐美云一眼,意思很简单,安抚好你母亲。左霜霜在一旁看着陆倾凡这个举动,只是眼神中却没有太多情绪,庄听南侧目看了左霜霜一眼,只觉得这个情况左霜霜还下来,倒的确有些自找难受。

    齐美云黑着一张脸但是还是不难看出眼睛里头的悲伤,陆倾凡先前在电话里头和季予说的也是一样的话,季庭燎的情况不好,请速来。

    只是拖了这么些日子,事实上陆倾凡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所以季予和齐美云也知道,这一次是过不去了,季庭燎已经挺不住了。

    齐美云还是没能忍住心里的情绪,又是难过又是气,于是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声,“遗产都已经决定给她了,现在父亲要死了,她还最后一个来,真是……良心都被狗吃了。”

    “妈!都这个情况了,瞎说什么呢!姐马上就过来了!”季予低斥了一声,伸手拉了齐美云一把,陆倾凡听了她这话,也只是目光有微微的变化,没有做声。

    季庭燎遗嘱的全部内容,他都是知道的,是他叫来的自己的律师,替季庭燎立的遗嘱,所以他能顾理解齐美云的情绪是为何。

    季若愚从科室门口冲进来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气喘吁吁的,照理说她手术才没有多久,昨晚又发烧,是不能够剧烈运动的,但是她还是从停车场跑了上来。

    看到病房门口站着的人,就直接冲了上去,“倾凡……爸爸,爸爸怎么样了?”

    然后她就看到陆倾凡深邃的眸子温柔的望着她,只是眼神中带着些无奈,他终于是摇了摇头,“我已经尽力了。”

    房间里头的维生仪器在有节奏地嘀嘀响着。季若愚的脸色苍白,甚至没有注意到一旁齐美云的难看脸色。

    尽管季若愚曾经在电视中看过好多遍医生对家属说“我们已经尽力了”的情节,但是当真正在生活中,在自己面前上演的时候,还是觉得那么难受。

    大家一起进了病房,季若愚的眼神有些呆滞,想着陆倾凡刚才对自己说的,应该是撑不过今天了,快的话,几十分钟,慢的话,几个小时吧。

    走进病房,季若愚到病床前握着季庭燎的手时,眼睛里终于是落下眼泪来,陆倾凡就站在季若愚的旁边,两只手轻而温柔地搭在季若愚的肩膀上。

    齐美云在一旁哽咽着,季予毕竟是男人,所以还算坚强,没有落泪。

    季庭燎弥留之际,最后一次睁开眼睛来,眼神中倒是有些清醒,没有了之前因为肝脑病所导致的神志不清意识模糊,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

    季若愚握着季庭燎的手,紧紧的,感受着父亲手掌的温暖。

    “爸?爸爸……我在,我来了。”她的声音因为哭泣有很重的鼻音,而季庭燎的脸上已经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来,“女儿,这么多年跟着我,是委屈你啦,看到你嫁得好,倾凡会好好照顾你,我也就放心了。”

    季庭燎深深地看了陆倾凡一眼,就像是在说,我就把我女儿交给你了。

    季若愚将脸埋到季庭燎的手掌里,温热的眼泪落在他的掌心,然后耳边就听到了季庭燎的最后一句话,“女儿,爸爸永远爱你。”

( 蚀骨宠婚 http://www.fushuw.net/3/3606/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蚀骨宠婚》,方便以后阅读蚀骨宠婚第二百六十八章 弥留之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蚀骨宠婚第二百六十八章 弥留之际并对蚀骨宠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