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婚

第七百六十六章 教育方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如烟 本章:第七百六十六章 教育方式

    言信然能有这个意思,他就已经很满意很知足了。《+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a href="www.XiangcunXiaoshuo.Org"" target="_blank">http://www.LaWeN.CoMwww.XiangcunXiaoshuo.Org" target="_blank">www.LaWeN.CoMwww.XiangcunXiaoshuo.Org</a>乡村小说网

    所以他摇了摇头拒绝了,“不用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就好,难不成还要你一把年纪了为我去忙这些么?”

    言辰的语气很平静,说得很自然,只是不知为何,这话停在言信然的耳朵里头,却感觉有着一股暖意,他脸上勾出温和的笑容来,然后说道,“也没什么,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是我儿子,你的老婆以后就是我的儿媳妇,我总不可能看着不管的,从古至今,上门提亲都得家长一起前往协商呢。”

    言辰听了这话之后,只觉得心情似乎明朗了不少,和父亲的关系日渐缓和,起码能够让和宣卿然感情之路的阻挠所带来的负面情绪,稍微减少一些。

    只是他还是拒绝了,他有着自己的底线,再怎么,也不至于让父母亲为了自己的感情而去费心,他是个男人,不是个孩子了。

    开着车子送着言信然去了酒店,然后就朝着家里头开,一路上,拿起电话给宣卿然拨打了一通,响了好几声,都没有人接,言辰的眉头轻轻地皱了皱,她从来都不会不接自己电话的。

    心里头正这么疑惑着,电话那头就已经接了起来,言辰眉头舒展开来,只是却又在听到那头传来的声音时,瞬间紧皱。

    那是一个男声,听上去有些清朗,语气却是冷漠而不悦,就那么冷冷地说道,“你以后,不要再给我妹妹打电话了,我不想就因为一个你,弄得我家里家无宁日。”

    言辰认出来了他的声音,是宣绍卿。

    宣卿然的哥哥。他是记得的,并且他还记得,当初就是他,自己才能够知道宣卿然去了哪里人在哪里,才有地址得以找到她寻回她。

    宣绍卿自然是希望自己妹妹幸福的,但是眼下妹妹因为一个男人,和父母闹成这个样子,家里的气压那么低,仿佛温度都低了几度,这,却不是他所想看到的。

    所以宣绍卿才会直接接了言辰的电话,前提是宣卿然已经被禁足,并且因为和父母关系的僵硬已经呈白热化了,所以她甚至被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不给她手机,不许她上网,也不许出门。

    宣牧渊的确是有气质的高雅的,但是对于子女的教育,却非常严格,他就是言信然口中所说的那种很典型的长辈思想,他觉得是对的,那么就是对的,他会要让你觉得也是对的,并且按照他的意愿去走。

    对于子女的教育,他绝对不如对外人的那般温和。

    所以当初宣绍卿逃避父母安排的路,其实也收到了父亲不少的冷待。所以,其实宣绍卿可以理解自己的妹妹,她一直隐忍着,在父亲对哥哥已经失望了之后,她就寄托了父亲的全部希望,那种更加变本加厉的严格和不容拒绝的独断。

    宣绍卿甚至不难理解妹妹为何会有忧郁症,从小在这样的教育下长大,他觉得自己都快要得忧郁症了。

    他已经挣脱牢笼了,可是显然,然然并没有,她依旧在挣扎的过程中。

    言辰只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宣绍卿的这么一句,然后宣绍卿就已经直接挂掉了电话,听着电话那头已经挂断,言辰的心情也基本上是跌到了谷底,不由得回想起这几天和宣卿然打电话时她时而会有些心不在焉,并且一直心情不怎么好的样子。

    她……是在和父母抗争吧?

    而宣绍卿电话挂断之后,就将手机放到了书桌上,看着坐在书桌后头的中年男人,问了一句,“这样可以了吧?”

    宣牧渊听出了儿子语气中的些许不满,于是抬眼看着他,“怎么?你好像对我的这个做法有看法?”

    从宣绍卿脱离父母安排的道路而自立门户之后,宣牧渊和他的关系就一直算不上太好。

    只是现在家里的气氛已经够低迷了,他不想再搞得更差,于是只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意见。”

    “没有意见就出去吧,你最好也别有什么意见,在这家里,你是最没资格有意见的人了,你让我失望了,我总不能看着然然也走错路。”宣牧渊很清楚,男人的事业就是最重要的道路,而女人,婚姻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道路。

    不然为什么会有人说,生得好不如嫁得好?

    若是她选择了个错的人,那么……便是他们做父母的失职了。

    宣绍卿唇角冷冷地勾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只觉得好陌生,这就是自己的父亲,只是无论宣绍卿怎么回想,似乎都很难回忆出在自己的记忆中,和父亲曾经有过什么温暖温馨的画面,印象中永远都只有保姆和司机的陪伴,还有越洋电话里头那冷静的声音对他和宣卿然说着他的要求,说着他的期望,说着……他的命令。

    宣绍卿朝着父亲看了一眼,原本是根本不打算多说什么意见不意见的,可是想要直接转身走出去的时候,却又是根本忍不住,终于还是说了一句,“我和然然都是你的孩子,所以某些方面来讲,我们都是很像的,我当初选择了脱离你的控制,不做一个按部就班的傀儡,然然终究也会一样,她和我是一样的。她只是一直隐忍了她的倔强,但这并不代表她会逆来顺受,她像是一根皮筋,你拉得太用力,她会断掉,但是也会弹伤你的手!”

    宣牧渊的表情依旧是那样,没有什么太多情绪的起伏,淡淡地看着宣绍卿,然后说道,“说完了吗?”

    他伸手指了指书房的门,“说完了就出去。”

    宣绍卿笑了一声,没有什么温度,转身就朝着书房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身看向宣牧渊,“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还是不要逼然然太多,她有忧郁症,你真要逼得太过了,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不敢想象。”

    宣绍卿说完不等父亲回应,就直接砰一声关上了书房的门。

    而宣牧渊坐在书桌后头,一直没什么情绪起伏没什么变化的脸,终于是变得有些冷了下来,眼睛扫到桌面上那一张全家福的照片,终于是皱起眉头来,用手撑住额头,陷入沉思中。

( 蚀骨宠婚 http://www.fushuw.net/3/3606/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蚀骨宠婚》,方便以后阅读蚀骨宠婚第七百六十六章 教育方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蚀骨宠婚第七百六十六章 教育方式并对蚀骨宠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