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宠婚

第一百四十章 错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苏如烟 本章:第一百四十章 错觉

    言初脸上还带着笑容,她喜欢吃火锅,从小就喜欢,北方天气冷,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因为善款不多,其实条件并不好,孩子们都黄皮寡瘦的。《+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

    院长是个善良慈和的五十多岁的女人,心疼这些孤苦无依的孩子们,每当寒冬最冷的那几个月,她总是会每半个月去买几斤牛羊肉回来,再在孤儿院后院的地里头拔些自己种的萝卜一起打火锅,不见得是什么上好的肉,有时候其实还只是些边角料,带着筋筋绊绊的。

    但是孩子们总是吃得很开心,总觉得那就是冬天最快乐的时候。

    所以,言初就一直很喜欢火锅。

    脑子里就这么兀自回忆到了以前,所以言初也没注意到程柯脸上表情和动作的忽然停滞。

    他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好,那就吃火锅去。”

    电梯下到一楼之后,程柯也就嘱咐她在大堂等着,他去开车过来顺便打电话和绍华说。

    言初乖乖点头应了,在大堂休息区的大沙发上头坐着。

    其实是可以让门童把车开过来的,但是程柯匆匆走到门口,就让门童将车钥匙取了过来。

    外头的冷空气让他缓了不少,朝着停车场走的时候,就拨了绍华的电话。

    “言初下班了,等会你也带着左婵一起过来吃饭吧,我到了地方告诉你座位。”

    程柯一手握着手机,另只手拿着车钥匙找着门童给自己停车的位置。

    “好,去哪儿吃,地址和我说先。”绍华刚问出这句,就听到电话那头程柯很平静的声音,吐出了一个店名来。

    绍华一瞬间有些愣了,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就那么停顿了,什么都没有说,沉默约莫持续了十秒钟,然后才说道,“你不是很久都不吃火锅了么?”

    “言初想吃。”程柯只吐出四个字,就不想细纠这个问题,“那就这样,等会见。”

    说完这句的时候,也正好在停车场找到了自己的车子,坐进驾驶座之后,却是没有马上启动车子,将车窗降了下来,感受着从窗口灌进来的寒风,他的手放在方向盘上,整个人像是停住了一样。

    多久都没有像今天这样,一再挑起对过往的回忆,于是就那么一下子好久都没翻回的回忆就那么涌了进来。

    “柯啊,天气这么冷,我们今天去吃火锅好不好?”

    女孩子清灵的声音就像是一下子灌进脑子里一般出现。

    “你就再等等我嘛,雪天路滑,出租车开得很慢……”

    ‘柯啊……怎……怎么办?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里……我好害怕……’

    到现在他还记得七年前最后收到的她的那条短信,就那么生生扯碎了他当时脸上的笑容。

    那天,火锅店里头灯火通明的,到处氤氲着火锅底汤沸腾之后蒸腾出来的味道,热气似乎弥漫了整个空间,可是他却是觉得不能够更冷了。

    程柯的手紧紧地抓着方向盘,眉头深锁。

    一语不发地坐在车上。

    言初见程柯一直没有过来,不由得眉头皱了一下,就裹紧了围巾朝着停车场走过去,停了好多车,她倒是一眼没找到程柯的车在哪里。

    慢慢朝着里头走,才看到了他那辆打眼的拉风跑车,脸上带着微笑走着过去,就看到了驾驶座里头的男人有些出神的样子。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眉头紧锁,目光深沉。

    言初迈步走到了他车窗旁,驾驶座上的人都还没有反应到。

    直到她伸手从降下的车窗进去,推了推他的肩膀。

    “怎么啦?”言初微笑着柔声问了一句,才看到程柯有了反应。

    他转过头来,就这么定定地看着车窗外头这张脸,那双近乎一模一样的眼睛,和笑起来相同的弧度,让他一时之间有些错觉,印象中的那张脸似乎就那么和眼前这张脸重叠在了一起。

    他张了张嘴,差一点……就要叫出另一个名字。

    阿衡。

    只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这个女人,是温言初,是自己的妻子。

    “啊,言初啊。我刚有点走神。”

    程柯没有笑,说得淡然,“上车吧,我们这就出发,刚才已经打电话和绍华说过了。”

    他语气平常,虽然听不出个情绪也觉不出个冷热,但程柯素来说话大多数时候都是淡然的,也是偶然才有邪气和戏谑。

    程柯一语不发地开车,言初也就无聊地拿出包包里头那些文件看着。

    “程柯。”言初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也就这么叫了他一句,头也没抬,目光依旧注视着手中的那几张文件。

    “嗯?”他低声应了一句,侧眸看她一眼,一张纸就正好被她举到了他的面前。

    纸张挪开就看到了她的笑脸,“程柯,到时候我就把这个送给你吧?”

    就是那样一张笑脸,似乎一瞬间能够扫去他心头的阴霾,程柯的唇角微微弯了弯,眉眼也渐渐地弯了起来。

    “怎么?不是还说要和我婚前协议公证么?”他看向前面的路面,伸手过来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现在这些都还没到手呢,就开始盘算着要送给我了么?”

    温言初笑得单纯,眼睛弯成月牙形,“是啊,我借花献佛,你要不要?”

    “你送这个给我,我就把我们现在住的房子给你,你敢收那个,我就要这个,如何?”程柯笑了笑,手转动了方向盘,唇角虽然是弯着的,心里头却是忽然生出了歉意来。

    他甚至……有了一丝害怕。

    如果有一天,失去她了,该怎么办。

    程柯一下子没法想象这个问题,目光就那么扫到了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她现在已经会有不自觉的小动作,大拇指会不自觉地去触碰无名指上的戒指。

    温言初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只感觉到一个重心不稳,程柯就那么忽然调转了方向将车子掉了个头。

    “怎……怎么了?”她讷讷地问了一句,赶紧抓好了扶手,“不是说要去吃饭?”

    “在那之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程柯有些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对温言初的感情,或许……已经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了。

( 蚀骨宠婚 http://www.fushuw.net/3/3606/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蚀骨宠婚》,方便以后阅读蚀骨宠婚第一百四十章 错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蚀骨宠婚第一百四十章 错觉并对蚀骨宠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