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蛮荒走出的强者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道主(大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无相公 本章: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道主(大结局)

    上古修士当中有不少人,早早修炼至了先天大神层次,甚至成为了圣贤,成为了天尊,若想再进一步,何其艰难。收纳门下弟子,传下了道统,教导门下弟子修行,则可以一如儒门孔子所言,温故而知新,在传道的同时,印证自己的道统,查漏补缺,从而升华自己的道统,由此来增长道行。

    若是遇到天纵之才,收起来做门人弟子,这些天才甚至会让道统变得更加完善……

    而修行,地法财侣都不可缺少。

    采集天地灵气修行,是最基本的进取方式。

    除此之外,还有日月星辰之精气。

    为何当初上古二位天帝,有着号令天下的能耐?

    这正如凡俗世间的帝王,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王土是帝王所有,自然而然臣民要听命于君王。

    周天星辰,历来就是归于天帝所有。

    正如土地可以生长庄稼,周天星辰所放出的星辰精气,对于修行之人来说,乃是最为滋补之物。

    只是修为步入了天尊层次,在即将进入大道之门的时候,这等日月星辰之精华气息,已经没有了多少作用。

    但是,对于天地之间,百分之九十九的修行之士来说,日月星辰精气,乃是他们修行的基础。

    这一点,比起修士滋养元神修炼成仙的时候,采集朝阳紫气,淬炼体内万道霞光,要更加的重要。

    东皇太一与帝俊卷土重来,第一件事情,就玩了一次斗转星移的手段,将周天星辰隐去,甚至要将日月二星,也齐齐弄走。

    只是,天狗食月的时候,却遇到了苍狼魔君。

    一座混沌钟,轰然炸响。

    钟声震荡四方。

    这一座大钟,是四大开天至宝之一,哪怕苍狼魔君实力之强,也难以掠其锋芒,竟是朝着后方躲闪飞驰,一瞬间逃脱了十万里之遥,他转身朝后,远远看去,见到了一圈圈波纹,从虚空当中生出,四面八方扩散而去,所过之处,虚空中显现出一团团混沌,混沌里地水风火滚滚翻腾。

    “开天至宝,盘古开天之物所化,果真非同小可!”

    苍狼魔君露出森白修长的獠牙,咆哮一声,震得虚空颤抖,他身上辉光闪闪,气势凛然,只可惜他却并不想着与东皇太一生死一战,而是转身而去,留下一句话语,言道:“诸多量劫因果,无数年纠缠,在这段时日,终究是要有一个了断。不过,你东皇太一的对手,却并不是我苍狼魔君,而是另有其人。本魔君与你,理念不同,想法不同,可本魔君的对手,却另有其人。”

    “哈哈哈……”

    远空,宇宙深处,一道声音震荡而来,只听得东皇太一在说:“魔君竟然说起因果二字,如此看来,你是猜到了本皇的谋算?”

    “吼……”

    苍狼魔君咆哮一声,暴喝道:“他们何时出现?”

    “快了!魔君休要着急,该来的时候,你期待的自然都会来。”

    东皇太一并不追击苍狼魔君,只在虚空里停住了身形,他身材变得十分伟岸,高达上万里,哪怕是一颗寻常的星球,悬在东皇太一面前,也不见得比他的身材大了多少。一座大钟,提在东皇太一手中,大钟之上,花鸟虫鱼,男耕女织,形形色色,栩栩如生。

    “魔君你可以走,但是这一轮圆月,须得给本皇留下来!”

    轰隆!

    钟声响起,震慑星河。

    东皇太一拍一拍混沌钟,身后立时升起了一朵战旗。

    混沌中扶摇而上,钟口对准了苍狼魔君消失之处,大钟宛若是一座奇黑无比的黑洞,生出强大至极的吸引力,焕发着勃然黑光。期间,有有数之不清的妙曼符文,玄之又玄,深奥晦涩,浮现在混沌钟四周。

    那一轮圆月,原本被苍狼魔君硬生生从东皇太一手中夺走了,此刻却顺着混沌钟冒出的漆黑光芒,倒射二回,化作一轮银光,飞至了东皇太一面前。

    皓月在手,东皇太一微微摇头,面带微笑,神色却有些深沉,也有些担忧。

    他左手提着混沌钟,右手当中,端着一轮圆月,身材越发的伟岸巨大,高不可攀,令诸天神人望而生畏。

    ******

    远处虚空,亿万里之外,在那洪荒大世界上空,也有一道紫色光芒,冲天而起。

    紫霄宫灯!

    此灯笼一出,意味着大战在即。

    已经有数十万年,不曾出现这一座紫霄宫灯。

    想当初,柳毅刚刚行走天下之时,得了巡天大神令狐秋道相助,观摩过一次诸神大战,见识过紫霄宫灯之下,无数修士聚集,诸多大神厮杀的场面,那时候柳毅的修为,甚至连神人境界都远远算不上。多年之后,他修为渐渐增长,甚至在与二位上古天帝决战的时候,充当了中流砥柱,一往无前。

    直至今日,紫霄宫灯已是由柳毅这一脉掌握。

    与令狐秋道了结那一场因果之后,普天之下,执掌紫霄宫灯之辈,舍柳毅其谁?

    无数修士,受到紫霄宫灯召集,出现在了紫色光芒之下。

    宫灯高悬,则是位于惊虹洞天上方。

    玄天宗之内诸多修士,倾巢而出,飞出了洞天大门,他们可算是距离紫霄宫灯最近的一股势力,自然而然,来得最早,聚集的最快。

    除此之外,就是位于惊虹洞天之外的战族城池里那些战族修士。

    战族十二位族长,聚集在一朵大旗帜下。

    嗡!

    当混沌钟的声音,从宇宙虚空深处传来之事,一股惊天动地的战意,从战族十二位族长身上,冲天而起。他们似乎回忆起来了,盘古开天之后,战族与妖族争夺天地之主的位置,生死大战多次,甚至将那作为天柱的不周山,都给撞断了,使得凡俗世人死伤无数,若非是鸿钧道祖召集众多教主,协助女娲补天,只怕……

    诸多历史,已成了往事。

    今时今日,大战再起。

    上古天帝终究是上古天帝,哪怕是要进行最终的决战,竟然也不曾刷什么阴谋诡计,哪怕是弄走了三百六十五颗主星,弄走了二十四星宿,再派出天狗吞月,也不曾遮遮掩掩,而是堂而皇之的先送出了战书……

    此刻钟声响起,犹若丧钟。

    而矗立在苍茫大地之上的战书所化大山,也青光冲天,耀眼夺目。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白天。

    一轮太阳从东面天空,冉冉升起。

    今日的太阳,显得格外的耀眼夺目。

    整个洪荒大世界当中,芸芸众生凡俗世人,皆是在打量着空中旭日……

    他们并不愚笨,自然而然,会对这些天来,夜空星辰消失之事,心生怀疑。

    昨夜,甚至连月亮,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怎能令人不担忧。

    更令人担忧的是,如果太阳也消失了,该如何是好?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今时今日太阳依旧从东面升起,在苍穹之上运行了一日,自东向西,直到夕阳西下,夜幕降临,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这一日起,太阳落下之后,就再也不曾升起。

    唯有紫色光芒照耀四方,遮蔽天地,远远看去,哪怕是以凡俗世人的肉眼,也可以见到,天空深处紫光如潮,状如灯笼。

    大战!

    已经到来!

    紫霄宫灯就位!

    战鼓炸响,战旗遮天蔽日。

    无数修行之人,从天地各处聚集而来,带着他们祭炼了无数年的神兵法宝,带着他们的弟子门人,带着他们的道统,带着无数年来积压在心中的战意,冲向了紫霄宫灯所在之处。

    太阳消失,虽有紫霄宫灯照耀四方,可紫色光芒却比不得旭日,甚至比不得那一天晚上月亮消失之时明亮的月光。

    于是乎,各方修士飞行之时,脚下各色上古法宝释放出的先天灵光,更是惹人诛魔,耀眼异常,只把凡俗世人的目光,尽数吸引了过去。到了这一刻,芸芸众生都已经知道,朝堂粉墨装饰了一番的太平盛世,终于已经结束了,不仅仅是自称为万物之灵的人族,便是家中喂养的牲口,也已经鸡犬不宁,让人心神难熬,任何人都觉得有大事即将发生。

    战鼓雷动,战旗树立,东皇太一与帝俊并排站立在虚空当中,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战局,似乎在等待些什么。

    他们身后黑压压一片,滚滚雷霆闪烁,七彩光辉纵横来去,另有幽深而又古远的苍茫气息汇聚在一起,行成一团虚空里极为罕见的云彩。

    宇宙星空怎会有云朵?

    有,也是星云。

    在他们身后的,便是星云。

    星云深处,有一个个修行之人,时隐时现。

    而虚空道场当中,柳毅已经睁开了眼睛。

    自从孔宣立教失败之后,柳毅便一直在不死杨柳树之下闭关,今时今日,终于是有所领悟,又或者可以说,是被混沌钟那震慑天地的钟声,将他从闭关当中,惊醒了过来。

    战!

    战!

    战!

    战族修士一声神战吼,震耳欲聋。

    柳毅相隔亿万里,却依旧听到了这一声声源自于灵魂深处的呼喊,只让他热血沸腾,胸中战意熊熊。

    站在紫霄宫灯之下主持大局的,是万寿山五庄观的镇元子。

    柳毅依旧在虚空道场……

    这正如孔宣道君,此刻的儒门孔子,依旧在稷下学宫当中,并不曾出现。

    有一尊儒门书生,身穿洁白无比的儒袍,站在孔宣面前,正在与孔宣奏对论道。明灿灿的阵法光罩,位于孔宣周围百米之外,这是孔宣亲手不知而出的阵法,隔断了声音,哪怕是同在稷下学宫道场当中的三千儒门弟子,也不曾挺清楚二人所说的半句话语,甚至有蒙蒙白雾弥散在二人周围,遮挡住了那儒门书生的口型,哪怕是懂得唇语之辈,也无法得知,这两人在说些什么。

    唯独崔思琪与孟子二人,虽不曾亲耳听到,心中却已经猜想到了什么。

    哪个与孔宣奏对之人,正是董仲舒。

    整整半个时辰,二人才论说完毕。

    其后,董仲舒便带着门下两位弟子,悄然离去。这二人当中,崔思琪只认得一个,此人名叫朱熹,长得倒也儒雅俊秀,只是崔思琪却不喜欢此人。

    “师尊!”

    崔思琪等到董仲舒走远了,才来到孔宣面前拱手施礼,言道:“恭喜师尊,立教在即。”

    “此乃我儒门大兴之事,你我同是儒门修士,理当同喜,何必恭喜为师?”

    孔宣面带微笑,摇了摇头,虽然是大战在即,虽然耳中听到了连番不断的混沌钟震荡之声,可他脸上却依旧掩饰不住欣喜,只是……当孔宣觉得崔思琪似乎还有话要说,顿时心有所感,神色微变,掐指一算,旋即长叹一声:“唉……”

    “弟子……”

    崔思琪只说出了弟子二次,便被孔宣打断。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去吧,去吧。”

    孔宣挥挥手,言道:“你我终究是师徒一场,以后莫要忘记了这一场缘法就是。”

    “一日为师,众生为师,弟子不敢忘却。”

    崔思琪长生一拜,辞别孔宣,飞腾而起,朝着远处虚空,电闪飞射而去,神色异常肃穆,心中念想道:“多年以前,我听主公说过,道不同不相与谋,原本只以为,这只是对于敌人而言,分属于敌我双方,自然不相与谋。可今时今日,才知晓哪怕是师徒,哪怕是一脉相承的道统,也有理念不同。儒门教义原本是好的,可这董仲舒……”

    果不其然,就在崔思琪赶赴惊虹洞天,朝着紫霄宫灯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之时,孔宣再一次在稷下学宫当中,布置出了一座祭坛,要祭祀天地,就此立道。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唯我儒门是正统,其他诸天万法,不为旁门,即是左道!”

    一道声音,从稷下学宫当中发出,响彻天地,传达至宇宙虚空当中。

    就在此刻,混沌深处,原本被雪羽大尊困住的鸿钧道祖,忽然睁开了紧闭了数十万年的眼睛,目光如炬,照遍四方,脸上带着一缕高深莫测的微笑,喃喃说道:“善!大善!你既然诚心立教,贫道便成全了你罢!贫道以身合道,委身于天道整整九个量劫,九为极数,终究是求得了一个解脱。”

    有一束华光,出现在鸿钧道祖手中。

    华光如刀,轻轻一挥。

    盘旋在空军道祖周身的天道气息,勃然大变,光彩与从前再不相似。

    轰隆!

    轰隆!

    轰隆!

    鸿钧道祖,一连九刀斩出,最后一道刀光,竟是将他周身天道,斩得粉碎,烟消云散,无影无踪了!

    而就在此刻,原本洪荒大世界当中,突然生出了一股子新的天道气息。

    祥云无数,七彩流光,从天际深处升起。

    这种天地异变,早在数百年前,天地人三皇出现之时,封禅泰山,就曾经出现过,这边是天道的气息。

    只是那时候天道不全,直接导致孔宣立教失败。

    而今,新生的天道,竟变得完整起来。

    “儒教!”

    稷下学宫正中央,孔宣指天画地,轰然暴喝:“立!”

    轰隆隆!

    天谴神罚,随之而来,化作一道祥云,悬浮在孔宣头顶,却不曾落下雷光。

    有金华灿灿,浮现在孔宣周身。

    这一次立教,竟然成功了!

    孔宣眉头一皱,心有所感,觉得此次立教,似乎太过于容易。实则在他心中,早已经做好了立教失败大打算,他只是准备在大战之前,做最后的一次尝试罢了,权且死马当做活马医。

    道道法诀光辉,出现在孔宣手中。

    他掐指就算。

    良久之后,一声长叹,出现在孔宣口中。

    而今他已经是教主,这掐指推算的手段,自然是远超从前。

    “鸿钧啊鸿钧,不愧是万古第一的道祖,竟然连我今日立教,也被你算计到了……”

    一念至此,孔宣心中唏嘘无限,他凝视着远处空中照射而来的紫色光芒,缓缓散去了脸上感慨,朝着四方弟子说道:“儒门立教已毕,大战已至,诸位随我奔赴战场。”

    儒门弟子,轰然应诺,“弟子遵令!”

    他们甚至来不及庆祝立教成功,孔宣就已经卷起了一团五彩光芒,化作了一只巨大无比的孔雀,将整个稷下学宫所在之处,百里方圆山川河岳,托在身上,飞驰而去。

    ******

    儒门立教之前,崔思琪就已经离了稷下学宫。

    她比孔宣,要早了整整半日,来到惊虹洞天,又从惊虹洞天深处的一座乾坤挪移大门,进入了虚空道场,此时此刻,已经来到了不死杨柳树之下,她的主公柳毅,正站在大树之下,看着远处虚空,凝视着视线深处那一点紫色光芒,痴痴入神。

    紫光源于紫霄宫灯。

    “儒门立教了。”

    崔思琪直入主题,拱手施礼之后,就说起了儒门之事。

    柳毅微微一笑,言道:“他孔宣立教,与我何干?”

    崔思琪问道:“那你笑什么?”

    “我在笑,孔宣立教之时,他最得意的弟子,竟是出现在了我柳毅的虚空道场,如此看来,孔宣远不如我,哈哈哈……”

    柳毅勃然大笑,万分洒脱。

    崔思琪心中欢喜,面带笑意,可旋即神色一沉,又说道:“我虽拜入儒门,在师尊门下学道,可在我心中,唯有主公才是天地之间最为惊才艳艳的修士。我素来认为,在六大教主之后,第一个能成为教主的,除了主公之外,再无他人……哪怕是我师尊,也比不得主公的资质。”

    柳毅洒脱摇头,问道:“你说,立教有什么好?”

    崔思琪说道:“立教就能成为教主,实力大增。能将元神寄托于宇宙虚空当中,只要宇宙虚空不灭,教主就不会殒落,道统就不会消亡。”

    柳毅又说道:“要是有朝一日,这宇宙虚空灭了呢?”

    崔思琪说道:“哪怕是鸿钧道祖与雪羽大尊亲自出手,要毁灭整个宇宙虚空,只怕也难以做到吧?”

    “这宇宙虚空,本是盘古开天辟地而来,若再有一个实力与盘古相差无几之人,难道就灭不了这个宇宙玄黄,灭不了这滚滚虚空?有生就有死,有缘起就有缘灭,盘古可以开天地,别人为何不能灭天地?”

    柳毅挥手一指,凝神说道:“若这宇宙虚空一灭,所谓的教主不陨,道统不消之言,终究是一个笑话了。”

    崔思琪说道:“可是主公说的这些,与儒门立教,又有何关联?”

    “孔宣或许不曾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所以他才立教,在天道之中立下了儒门一教。且不管认可儒门立教的那个天道,是不是鸿钧合道之时的天道,无论如何他儒门的道统,都在天道之内。正如……正如当初孔宣大战四方,吞了天帝座下诸多星辰大神,一战步入大道之门,直接晋为道君之时,他所入的大道之门便在天道之内。可当年我成道之时,鸿钧道祖甚至不惜自毁颜面,坏了他与我兄长雪羽大尊之间的约定,也要诱惑我进入大道之门,却被我以一个元神分身遁入进去,破了他的计策。”

    一言至此,柳毅神色一正。“孔宣成为道人,成为道君,他所在的道,位于天道之内。而我却在步入大道之门那一日起,便已经跳脱了这个界限之外……如此一来,高下立判。”

    崔思琪言道:“可是,主公你终究是以一个分身,入了大道之门,又怎能与跳脱于天道之外?”

    “我有一剑,名作七星灭道剑。那一缕与天道之间的尘缘,早已被我一剑灭之。”

    一道剑光,从柳毅手中,飞射而出。

    此剑,正是当年在百万里血海当中,柳毅夺回鸿蒙之剑的时候,得来的一柄飞剑。

    历经数十万年,柳毅早已将此剑修复完整,剑如其名,柳毅正是以此剑,斩断了自己与天道之间的尘缘,从此跳脱于天道之外,不再受这牢笼束缚。

    崔思琪微微皱眉,眼中却掩饰不住欣喜,以及对自己男人的欣赏:“事到如今,敢问主公是何修为?”

    “道主!剑道之主!”

    柳毅轰然有言:“我之道,超然物外,不在天道之内,不受万般束缚,我道由我心。”

    一言至此,一股惊动天地的气息,出现在柳毅身上。

    这是道主独有的气势!

    当这种气势出现,整个宇宙玄黄当中,只要是修为在神人以上的修士,就已经全都感应到了!

    东皇太一与帝俊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神色齐齐一变,当即一声令下:“出征!”

    这二人身后,有数以千计张牙舞爪,外形看来与妖魔鬼怪一样丑陋不堪入目,可身上气息却堂堂正正显然是修行了正宗玄门大道的修士,从那无边星云当中,冲杀而出。

    至于紫霄宫灯之下的修士,则立即迎战。

    一个是从虚空深处杀来,一个是从惊虹洞天上空冲杀了出去。

    嗡嗡嗡!

    钟声响彻四方。

    混沌钟越变越大,宛若是一颗直径数万里的巨大星辰,朝着洪荒大地冲击而来。

    天帝率领着数以千计来历不明的上古修士,翱翔在混沌钟之后,数千人合力催动混沌钟,往下方猛地砸去。

    轰隆!

    响声惊天动地。

    一座阵法光罩,出现在离地十万里的天穹之上。可在阵法光罩出现的一瞬间,这个光罩就被混沌钟击破,炸得粉碎,而阵罩的光芒也在即刻间变得明亮无比,照亮了两位太古天帝身后修行之士的身影。

    道韵!

    一波一波道韵,环绕在这些人身上!

    这数以千计的修行之士,竟然全都是大道中人!

    数千修士的道韵连接在一处,宛若是潮水一般,澎湃汹涌,让人不寒而栗。

    “大道中人!”

    “这数千个修士,竟然全都是大道中人!”

    “鸿钧道祖曾说,世间有三千大道,八百旁门,如此算来,恰好是三千八百之数。而今跟随在东皇太一与帝俊身后的数千修士,竟然全都是身上翻滚道韵之辈,显然无数年前,鸿钧道祖已经把三千八百个道人位置,分发了出去……”

    “难怪我等苦修无数年,苦苦不能遁入大道之门,无法成为道人,原来道人的位置,早已经满了!”

    “可恨啊可恨!竟被欺瞒算计了无数年!”

    一声声惊呼,一声声怒吼,响彻天地之间。

    双方修士,已经杀在了一起。

    一方是人多势众,一方是数千个道人!

    杀!

    杀!

    杀!

    满天神血飞扬,金光灿灿,鲜血如雨,如瀑布,洒落而下。

    如此凶险大战之际,柳毅依旧留在虚空道场之内。

    他门下九位弟子,与崔思琪并排而列,站在柳毅身前。

    唰!

    柳毅衣袖一挥,一束剑光洒落,悬浮在几人正前方。

    剑光长达百余米,宽达数米,中间洞穿,宛若是一座大门。

    “去吧!”

    柳毅朝着大门指了一指,便不再多言。

    崔思琪满目惊诧,惊问道:“此乃大道之门?”

    “非也,非也。”

    柳毅言道:“此乃我剑道之门。”

    崔思琪深吸一口气,她本就是聪慧绝顶之辈,只需柳毅稍微点拨,她就已经懂了,连连点头,口中说道:“主公的剑道,不在天道之内,自然不受天道束缚。”

    “正是如此!”

    柳毅说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你如欲得真|法见解,但莫要别人受惑。只需自寻一道,自求一道,自证一道。向里向外,逢着便杀。逢神杀神,逢佛杀佛,逢祖杀祖,始得大造化!”

    此言一出,崔思琪呆在那里。

    如此惊世骇俗的论道之言,她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起,如何不震惊?

    可柳毅却不给她胡思乱想的机会,只是指着前方剑道大门,言道:“我觉得鸿钧所设下的‘道门’这个念想,倒是有些意思,我也学他一学。如今我也开了一道剑道之门,入了此门,就是我剑道的道人,若再进一步,就是我剑道的道君。你等皆是我剑道中人,修行了我亲传的剑诀,可愿如此门中?”

    “弟子愿意!”

    九大弟子鱼贯而入,又鱼贯而出。

    进去出来,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可一身修为,与先前已经有着天壤之别。

    这九大弟子,竟然已是九位道君!

    如此场面若是被镇元子与孔宣见到了,只怕他们会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大战已经开启,你等九人,速去参战。”

    柳毅一声令下,九人飞驰而去,离了虚空道场……

    “你入还是不人?”

    柳毅问了一句,饶有兴趣的看着崔思琪。

    崔思琪回答道:“入。”

    “哈哈哈……”

    柳毅朗声大笑,挑起了崔思琪的下巴,打量着她倾城无双的面容,说道:“想当初,你修为平平就与我说,五百年之内要修炼成神,却不肯随我修行,反倒是拜入了孔宣门下,学了儒门妙法。可时至今日,却肯入我剑道之门,这是为何?”

    “哎……”

    崔思琪幽幽一叹,走向大门,口中说道:“儒门有三纲五常,夫为妻纲,小女子自然嫁夫随夫,又怎会还有其他的心思?”

    战场。

    九道剑光,冲天而起。

    柳毅门下九位弟子,已是道君修为,奔赴战场。

    与此同时,玄天宗诸多剑道弟子,却齐齐从空中降落,来到了战族城池里,那一座方圆百里的巨大广场之上。他们放出了头顶剑气光柱,数以百万计的剑光合在一处,组成了一道剑气。而站在广场上的剑道弟子却张开了双臂,手中捏出一道道法诀,身躯旋转着,驾驭着那和早已出的剑气光芒,杀向了战场。

    剑道九大弟子则飞身而至,站在了剑光之上,冲向了数千位道人组成的战阵当中。

    在他们到来之前,无数修士大战数千位大道中人,居然抵挡不住,九人来到,才使得战局稳定下来,若是再晚了片刻,战局已然糜烂,战败就在即刻之间!

    “道君!”

    孔宣眉头一皱,神色惊变。

    他本以为儒门立教,他的实力必将凌驾于镇元子与柳毅之上,不曾想到,柳毅门下九位弟子,突然就已经成为了道君。这其中,定然另有隐情。孔宣只想,柳毅的这九位弟子就已经如此强横,至于柳毅本人,只怕至少也是教主的实力了。毕竟那六大教主立教多年,门下道君却一个也无,由此对比一番,岂非柳毅比起那六个老牌的教主,还要厉害?

    正当孔宣惊叹之时,柳毅已是踏着一道剑光,从远空飞来,降临到了战局当中。

    长发玉冠,白衣如雪,身形如剑,锋芒毕露!

    “柳道友!还不速速参战!”

    孔宣大喊一声,皱着眉头,有些不悦。只因他刚刚惊叹之时,有些分心了,竟是被不少法宝打在了周身,这些法宝虽被他用五色华光尽数刷开,孔宣却觉得失了颜面,又道:“镇元子道友与血海冥河道友,正与我结伴在此死战,柳道友怎能置身事外?”

    “道友稍安勿躁。”

    柳毅未有任何动作,神色平静如水,言道:“我的对手,不是他们。”

    “那你的对手是谁?”

    孔宣一气之下问了一句,瞬间又觉得不对,心中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马上变得震惊起来,眼神当中甚至出现了一丝惶恐,暗想道:“莫非是他?”

    就在此刻,一道长虹,从混沌深处瞬发及至,来到战场。

    有一个耄耋老者,手持竹杖,站在七彩长虹之上,寥寥几步踏出,就已经出现在了柳毅身前千米之外。

    鸿钧道祖!

    “道祖有礼了。”

    柳毅微微一笑,朝耄耋老者拱了拱手,“你我之间,还需做过一场。”

    “道友此言差矣,应该是再做一场才对。”

    鸿钧道祖摇了摇头,言道:“天地初开之时,你我已经做过了一场,今日再战,算是第二场。”

    旋即,鸿钧道祖又对孔宣拱手施了一礼,言道:“道友对贫道有恩,合该受我一礼。若非道友泰山封禅,立下儒教,使得新的天道诞生,旧去新来,让贫道脱困于樊笼之中,不再受天道束缚……”

    鸿钧说话之时,柳毅正看着战场。

    东皇太一与帝俊兄弟二人,正在与人大战。

    对战之人,竟然是婉儿与陆凝霜!

    陆凝霜自然而然,用的是玄天宗剑道妙诀,她也是遁入了柳毅的剑道之门,成为了道君。至于婉儿,手中竟然持着一个金簪,随手一划,金簪分割阴阳,撕裂虚空,显现出滚滚混沌,杀气森然,便是帝君与之对战,也不敢轻易硬碰。

    “你我之间,终究是要做了这一场……”

    柳毅微微摇头,身后一束青玉色光芒,亭亭如盖。

    不死杨柳树!

    此树一出,举世皆惊。

    鸿钧倏而有言,“贫道当是叫你柳道友,还是叫你杨柳道友?”

    “名号而已,不过是个代号,整整九个量劫,道友还看不穿吗?”

    柳毅微微摇头,衣袖一挥,滚滚烟云,从衣袖当中生出。

    有日月灿烂,显现于衣袖之内。

    有星河摇曳,从衣袖中冲出又隐入。

    鸿钧先是丢出竹杖,来打柳毅,竹杖被柳毅收走。

    有抛出一方玉印,来打柳毅,又被收走。

    随即,柳毅手中放出亿万道光华,罩向鸿钧道祖,另一手轰出一道剑光,切开虚空,显现出一条金灿灿的大桥,直达另一方不知名的空间当中……

    光辉闪烁,如同无数绳索,围住鸿钧,拖起就走。

    鸿钧惊道:“道友要拽着我去何处?”

    “去该去之处。”

    柳毅微微一笑,言道:“九个量劫之前,我心存善念,网开一面,才惹下了这九个量劫诸多熙熙攘攘,让芸芸众生不幸不争。我若再网开一面,稍有不慎,岂非又是九个量劫的灾祸?”

    言罢,柳毅施展手段,将鸿钧推入了大桥之上,又以一道剑光,送他远去……

    *********

    此战之后,六大教主回归,觐见雪羽大尊与柳毅道主,甘愿受罚,其后重归于天道之下,各自约束门人弟子,将道场建立于虚空深处。其后数十万年,血海冥河立魔教。又有数十万年,镇元子立人教。天道之内,九为极数,不可再多。

    虎伥依旧在寻找着他的女儿,当他修炼至天尊境界,道行大进,掐指一算,才知女儿姓“陆”,可天下间姓陆的女子何止千万,该从何处找起?

    胡图图依旧逍遥快活。

    陆凝霜依旧娴静……

    婉儿依旧率真……

    崔思琪依旧傲娇……

    贪狼依旧喜欢四处蹦跶……

    至于崔思琪与柳毅在虚空道场那一番对话,则被玄天宗剑道弟子记录下来,名作《柳崔问道录》,流传于世。

    又有一个传闻,在芸芸众生当中广为流传,被人津津乐道。

    传闻,开天辟地之前,就有一位老祖在混沌深处讲道,门下有无数混沌神魔听讲。盘古开天辟地之后,有一修士,名作鸿钧,听闻了混沌那一位老祖讲道残留在宇宙中的余音,继而修炼有成,自称鸿钧老祖,有一日游历到混沌深处,遇到一颗杨柳树,树上有一只羽毛如雪的大白鸟。鸿钧见猎心喜,便生出了占为己有的心思,不料那杨柳树竟是一位修士,于是双方就做了一场。那一战,鸿钧一样一样法宝打出,一种一种神通轰出,全被对方收走了,鸿钧败服,一问之下才知那杨柳树所化修士道号空心杨柳老祖,大白鸟道号雪羽大尊。

    太古混沌当中,混沌神魔有歌曰:

    先有鸿钧后有天,

    混沌神魔还在前。

    若非雪羽从旁过,

    盘古还在蛋里眠。

    杨柳本是清闲客,

    混沌**万万年。

    一朝受得鸿钧害,

    红尘里头颠倒颠。

    后记:

    每一个人生都是一轮明月。

    每一个轮回都有阴晴圆缺。

    附:向各位看到大结局的读者老爷们鞠躬,致歉。最后两个月实在更新不给力,是因为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有恙,指掌间关节疼痛(我打字就是二指禅),连用筷子夹菜都疼,刺疼如针扎,更新问题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新书的话,估计要等手好了,才会开动。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在乙未年(2015)大吉大利,紫薇高照,三阳开泰。

( 从蛮荒走出的强者 http://www.fushuw.net/3/3743/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从蛮荒走出的强者》,方便以后阅读从蛮荒走出的强者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道主(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从蛮荒走出的强者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道主(大结局)并对从蛮荒走出的强者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