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师表

第440章 第周兰献第日(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彭哥 本章:第440章 第周兰献第日(五)

    周兰的丈夫立刻在电话中问道:“兰,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在看电视呢!”

    周兰的反应倒快,动作麻利地拿起遥控器把声音调大了,遮掩住自已的呻吟声,同时左右摇晃着自已的,想把他插在自已的弄出来,可是彭磊依旧紧搂着她的腰,那根就象钉子似的深深地插在自已的,怎么也无法摆脱,只得带着哀求的口气低声道:“小磊,别胡闹了好不好,要是让我老公听到些什么,可就不好了。”

    彭磊做了个无辜的表情,在她耳边轻声道:“兰姐,你放心,你老公他听不到的。我日我的,你继续和你老公聊你们的好了。”

    “你……”

    周兰被彭磊的那个‘日’字给呛得说不出话来,想不到这家伙人长得斯斯文文,说话竟这样的粗鲁。

    这个粗鲁的家伙日得正在兴头上,如何肯经易地就放过她。周兰此时正趴在茶几上,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扶着茶几的边,被彭磊得都快掉到地下了,他索性把她抱到了地上,一招黄狗搂腰,硕大的从她的缝中间深深的插在她的,迅猛地起来。

    周兰挣脱不开,也舍不得挣脱,被他的撑得满满的,突出的肉棱磨蹭着壁,带来的快感极为强烈,再加上他的两颗随着他的,象荡秋千似的,一下下地撞击着她极为敏感的,爽得她浑身的全孔都扩张开来,哪里还有心思和丈夫通电话,心慌意乱地想把电话给挂了:“老公,你要没什么事,那我挂了喽!”

    “兰,这么急着挂电话干嘛,女儿要跟你说说话呢!女儿想你了,缠着我非要和你说几句话不可。”

    周兰的丈夫说着,很快,听筒那边便传来她女儿清脆稚嫩的声音,“妈,我想死你了。”

    这下周兰想挂也不能挂了,只得一边应付着彭磊的进攻,一边硬着头皮和女儿说话。

    而彭磊却象是故意想让她出丑似的,一下比一下插得猛,一下比一下插得深,又粗又硬的烫得她里的软肉酥痒无比,从深处渐渐地滋生出许多的,使他的每一次抽动都会发出一种古怪的‘卟哧卟哧’的响声来。

    周兰张着嘴,脸上的表情如哭似泣,虽然身体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中,可她却又不敢发出快活的呻吟声,和女儿说起话来都有些语无伦次了,那滋味,如同是在火上灸烤一般的难受。

    彭磊的双手从周兰的肋下穿过,牢牢地抓着她的那两团晃个不停的子,身子贴在她的后背上,将嘴凑到她另一只耳朵边上,笑道:“你女儿的声音还蛮好听的嘛,人一定也长得很漂亮吧?”

    周兰吓了一跳,赶紧捂住了手机道:“我女儿还小,才刚读高二,人长得也不好看,哪比得上你女朋友漂亮。”

    彭磊没再说话,听着她女儿在电话里向母亲撒娇的说话声,他也格外的兴奋起来,脸上浮起了一丝坏笑,却是更加卖力地在周兰耕酝起来,周兰被他一下更比一下狠地顶着,下下都落在了痒处,那种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爽得她浑身都酥软无力,都快飞上天了,偏生女儿还在电话里津津有味地说着话,让她欲挂不能。

    彭磊的每在周兰的内顶一下,周兰便身不由已地往前颠上一步,结果竟被他从沙发边上一步步地顶到了三门柜的落地镜前,宽大的落地镜将两人此刻的丑状全都照映出来。

    周兰望着镜子里的自已,秀发散乱,俏脸潮红,上衣凌乱的翻卷着,两个雪白的奶子都露在了外面,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颤的,则是光溜溜的,那丛幽黑茂密的被体内浸出的润湿了,歪七扭八的纠作一团,而彭磊更是无耻地将她的一条腿抬起老高,这样一来,她的整个都暴露在了镜子里,她甚至能看到彭磊那根又粗又大的在自已内进出时的整个过程。

    这家伙的实在是太大了些,以至于将她的撑得开开的,每次他深的时侯,整个也都跟着完全凹陷进去了似的,而在他抽出时,连带着将两片肥厚的向两边完全地翻卷过来,露出里面鲜红的肉,也随着他快速地,源源不断地淌了出来,让她既羞又爽,忍不住唧唧歪歪的哼了起来。

    女儿正唧唧喳喳地说着话,忽然听到母亲发出些稀奇古怪的声音,好奇地问道:“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妈在看电视呢,电视剧实在是太好看了,乖女儿——”

    忽然被彭磊一个虎口掏心,直捣,单腿站在柜边的周兰被他这记势大力沉的重炮给得‘哎哟’一声娇哼,顿时站立不稳,整个人都趴在了玻璃镜上,差点就软倒在了地上,幸亏她反应快,急忙扶住了三门柜,连声道,“乖女儿,妈要看电视,不跟你说了。”

    不容女儿回答,周兰已经飞快地挂了电话。

    彭磊将脑袋贴在周兰的脸上呼呼地喘息着,一大股酒气喷在她红扑扑的脸上:“怎么这么快就把电话挂了?我还想多听听你女儿的声音呢!”

    小色鬼!

    周兰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双手撑在柜子上,将整个娇躯弓起,向后迎凑过来。

    彭磊笑了起来:“兰姐,是不是很爽?”

    周兰恨他连自已十多岁的女儿也调戏,咬着牙不说话。

    彭磊大手一挥,重重地拍在周兰左边的蛋上,‘啪’地一声脆响,雪白的肌肤上顿时浮起了一团鲜红的掌印。

    “哎哟!”

    周兰吃痛之下,愤怒地扭过头来瞪着彭磊,“你干什么?”

    “对不起,兰姐,”

    彭磊笑道,“你的太迷人了,我一看到它们,就被它们给迷住了,就情不自禁地想要拍打它们,揉虐它们。”

    说到这里,彭磊又是重重地一下拍在她另一瓣俏臀上。

    “小磊,别拍了好不好,疼啊!”

    周兰有些害怕起来,这家伙竟然会喜欢自已的,难道他是个恋物癖,虐待狂?

    彭磊用力往深处一顶:“那你告诉我,爽不爽?”

    周兰忙不迭地答应着:“爽,爽!”

    “那我给你来点更爽的。”

    彭磊哈哈大笑着,搂着她的细腰,噼里啪啦地猛起来,撞击在她肥厚的上,发出啪地响声。他一边,一边还没忘了继续用双手揉虐她的,那两片肉乎乎的蛋,虽然被他拍得殷红一片,却不屈地发挥出了它们惊人的弹性,在他的撞击和大手的拍打下,犹如蝴蝶那双扇动着的翅膀,动感十足的颤动着。

    在彭磊近乎变态的进攻下,周兰里面吃爽,外面吃痛,整个人都已经瘫软在了地上,不得不双膝跪地,用双手支撑着身体,她不停地晃着脑袋,甩动着一头散乱的秀发,嘴里大声地呻吟着,却是翘得老高,承受着他的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快速地摩擦着壁,发出卟哧卟哧的怪异响声。

    “怎么样?兰姐,我的比你老公的要厉害多了吧?”

    周兰被他得脑袋乱摇,乌黑的秀发甩来甩去,身子一颤一摇的,两团雪白的子更是卟卟地在胸口乱跳,嘴里胡乱地答应着:“嗯……嗯……”

    “喜不喜欢被我的被?”

    “喜……欢……”

    周兰圆睁着双眸,满脸的潮红,“小磊,你再用力点,我……嗯嗯……我就快要来了。”

    彭磊吃了一惊,这娘们的抗击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他的力量能速度都已经够厉害的了,她居然还嫌他得不够狠。彭磊一发狠,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就跟钻井机似的,在她的内飞快地穿梭着,每一下都是拔到口,再又探插到底,可着劲地着,肥沃的如同温泉的泉眼似的,源源不断地浸出湿热的来,润滑着他的,使他的更加的自如,在的搅动下,这些变成了许多白色的泡沫,散布在口和上,象是抹了层奶油似的。

    这几下强有力的很快产生的效果,周兰的剧烈地收缩,象婴儿的小嘴似的紧紧地含着彭磊的,摇头晃脑地乱叫着:“啊……我不行了,我要来了……”

    身子忽然往前一倾,整个人都扑倒在了地上,打摆子似的不停地颤动着,一大股激涌而出,显然已是达到了最。

    从周兰汹涌而些的,如温泉水一样热乎乎的,浇灌在彭磊的上,很是舒爽,此刻的彭磊也已是到了强弩之末,他呼呼地喘着粗气,紧跟着趴在了她的身上,仍旧深深地杵在她的里,连续了数十下后,腰眼儿一酸,急忙飞快地拔出,将大股大股地全都喷洒在周兰那对红白相间的上。

    射完之后,彭磊见周兰仍旧撅着,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白色的沿着缝流到了她的和上,她也懒得去揩一揩,只是张着腥红的小嘴噢噢地呻吟着,似乎非常地享受。

    彭磊便跪坐在她面前,将伸到了她的嘴边。周兰见他的湿漉漉的,上面还沾着些稠白的,不禁恶心地闭上了嘴,彭磊哪管得了这么多,捉着在她的嘴上胡乱地揩试了一番,见她的嘴上脸上都沾上了自已的,这才心满意足地坐到了一边。

    “你真变态。”

    周兰有气无力地骂道。

    好一会,周兰才缓过神来,悠悠地坐起身来,看了眼手机,就连她自已也吓了一跳,居然快到九点了,这样算下来,刚才他俩竟然做了将近一个小时。

    彭磊点了根烟,悠悠地看了眼目瞪口呆的周兰,夸口道:“今天的状态不佳,要不然的话,就算做上一两个小时,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天啊,他怎么这么厉害,就算是他的丈夫年青的时侯,最久的一次也只有二十多分钟而已。难怪刚才自已会被他弄得死去活来,就跟脱了层皮似的。

    周兰惊得合不拢嘴来,暗自叹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要是自已的老公有他一半厉害就好了。

    这时侯她才发现身下凉丝丝的,勾头看去,的地上竟是浸出了一汪水来,上则是火辣辣的疼得厉害,上面还沾满了许久不明液体。

    她用手一摸,粘乎乎的好不恶心,不禁恨恨地瞪着彭磊:“小磊,看你人象是蛮老实的,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会这么变态。”

    彭磊反击道:“兰姐,我看你也挺端庄本份的,没想到你骨子里其实还是很闷的。”

    周兰脸一红,气得说不出话来。

    彭磊提拉着裤子站了起来,笑嘻嘻道:“我得去洗个澡。兰姐,要不要一起洗个鸳鸯浴呢?”

    周兰一翻白眼:“不去。”

    她早已累得一动也不想动了,可是当彭磊进了卫生间后,她立刻跳了起来,抓起摆在桌上的卫生纸,在胡乱地揩试了两下,便飞快地拿起彭磊放在桌上的手机翻看起来,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段视频。

    彭磊本不想在周兰家洗澡的,可是担心被艳艳闻到自已身上的女人味,所以随便地冲洗了下便出来了,见周兰光着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翻看着他的手机,连他站到了她的旁边也没发现,不禁暗自好笑。

    “兰姐,你是在找那段录像吗?”

    周兰一抬头,见彭磊不知何时竟站在了她的面前,不禁吓了一跳,慌乱地将手机合上放在了茶几上,讪笑道:“没有,我就是觉得你的手机蛮漂亮的,所以随便看了下,你不会在意吧?”

    “当然不会,你想看就继续看好了。”

    彭磊坐到了她的旁边,将手从她的衣摆下伸了进去,抓住了那对柔软硕大的,在手中胡乱的搓揉着,“兰姐,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了没有?”

    “没有。”

    周兰红着脸,任由他继续在自已身上揩着油,好一会才鼓足了勇气道,“小磊,你真的没有……”

    彭磊笑道:“兰姐,咱俩都这样了,我还会骗你吗?说实话,我当时是想拍来着,可是还没来得及拍,手机就响了。刚好今天中午老刘又跑来找我,我就以此来恫吓他,没想到他还真的相信了。对了,兰姐,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告诉老刘,要是他问起你来,你就说我手上有那段录像,这样他以后就会乖乖地收起尾巴做人了,也不敢再来纠缠你了。”

    周兰直愣愣地坐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闹了半天,自已白白地让他给干了,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可是转念一想,除了让他给拍得火辣辣的疼之外,自已好象也没吃什么亏,特别是刚才的那一刻,自已竟然连续了两次,实在是有生以来最爽的一次,能够有如此快乐的体验,自已也算是没有白白地献身了。

    就是委屈了自已的老公,让他又戴了顶绿帽子。

( 流氓师表 http://www.fushuw.net/6/6005/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流氓师表》,方便以后阅读流氓师表第440章 第周兰献第日(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流氓师表第440章 第周兰献第日(五)并对流氓师表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