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骚

第五百零(八章本 杏花如梦(附完本感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贼道三痴 本章:第五百零(八章本 杏花如梦(附完本感言)

    辽东战事惨烈,将士浴血,辽民涂炭,京中却是谣言纷纷,同仇敌忾热情高涨的大明朝百姓没能等到他们期待的直捣敌巢的大捷,惊惧、失落、愤懑的心情可想而知。レwww.&思路客レ不但普通百姓怨声载道,官员们也是互相攻讦指责,来充事后诸葛亮,但对大明两京十三省数十万生员而言,辽东战事如东风shè马耳,他们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前程,因为万历四十六年也是金风桂子之年,三年一度的乡试又来了。

    四月间辽东战火尚炽时,两京礼部就会同翰林院、詹事府开始草拟两京十三省乡试主考官人选,五月初,十五位主考官人选确定,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詹事府右chūn坊右赞善张原任广东省乡试总裁。

    按照惯例,只有科考大省浙江、江西、福建才会选派翰林院修撰、编修去当总裁主考官,比如三年前乙卯科浙江乡试的主考官就是探花出身的翰林院编修钱谦益,而一些偏远省份的乡试基本不会派翰林去主持,至于象张原这样的年富力强的詹事府清贵词林官若是出任考官的话,一般都在顺天府或应天府,而现在,张原却被派去遥远的岭南,这明显有贬谪之意啊

    不但翰社的友人为张原抱不平,京中士庶也对此议论纷纷,说方阁老嫉贤妒能要把张原赶出京城、说张原反对方阁老制定的四路进军计划,张原说分兵合进有极大危险,事实证明张原料事如神,方阁老大失颜面。又因为张原打了方阁老的儿子。所以方阁老决心报复。把张原派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当考官

    方从哲对这些流言也有耳闻,着实气恼,他倒是很想把张原贬谪出京,可这次去广东主持乡试明明是张原自己要求的,他自然就授意礼部顺水推舟了,也许张原是驿马星动喜欢行路,去年出使朝鲜,今年又要南下广东。可京中谣言却说成是他方从哲嫉贤妒能、有意排挤张原,这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

    八月初九是乡试开考的rì期,而běijīng城距离广州府水陆七千余里,张原接到任命是五月初八,拜访辞行、饮宴应酬、收拾行装,转眼就是五月十七,虽说有大运河直达杭州,可要在八十天时间行七千里路那也是很紧迫的,再不启程就要赶不上广东秋闱之期了。不能再耽搁

    五月十八rì辰时,朝阳门码头边两条白篷大船等候启航。都是张原的船,他要携妻揳子举家南归,真好似被贬出京三年两年回不来的样子

    商澹然离开绍兴来京已经快有两年了,很想念山yīn的公媪和会稽的兄嫂,这次就与张原一道回江南,而且她又有了身孕,正好回山yīn分娩;

    穆真真带着小鸣谦当然也要回去,张瑞阳老夫妇还没见过这个小乖孙呢;

    王微则留在京中打理书局和商铺,武陵和云锦夫妇也留在京中协助王微,武陵唉声叹气,他是极想跟着少爷少nǎinǎi回山yīn的

    张岱及翰社诸友来为张原饯行,先一rì就在岸边大松树下搭了个竹篷,这时诸友人在竹篷里饮酒赋诗诉离情,倪元璐突然冷笑道:“阮集之又病了吗?”

    自去年从朝鲜出使回来,阮大铖就很少参加翰社的雅集,往往是托病不来。

    文震孟是嫉恶如仇的,说道:“他体健如牛,哪有什么病症,他既与姚宗文、周永chūn辈酬唱往来,要攀附权贵,我翰社干脆就将他除名。”

    张原道:“由他,由他。”

    说话间,钱龙锡、孙承宗、祁承爜、杨涟数人也来为张原送行,张原昨rì都一一去辞行了的,今rì又非休沐rì,看来钱龙锡几人是告假来相送。

    钱龙锡道:“昨rì东宫传旨,命本府代太子殿下为张赞善送行。”说着,让仆人把东宫的礼品抬到张原的座船上去。

    张原赶紧向西谢恩。

    翰社诸人皆喜,东宫对张原甚是器重啊,钱龙锡乃是詹事府的堂官,非比等闲人等。

    这时,武陵突然快步走到张原身边,低声道:“少爷,小高公公说钟公公在东岳庙要见少爷,为少爷送行。”

    张原疏眉一扬,点了点头,说道:“请小高公公稍待。”心想:“皇长孙可能也来了。”

    钱龙锡与张原略叙几句,便回詹事府去向皇太子朱常洛复命,孙承宗、祁承爜、杨涟、洪承畴也回各自衙门,只有翰林院的文震孟、张岱这几人要看着张原扬帆远去。

    大兄和朋友们太热情,张原只好如实道:“东宫钟太监在东岳庙要与我说几句话”

    张岱笑道:“你去,你去,我们在这里等你。”

    高起潜在东岳庙大殿前赵孟頫碑刻下等张原,见张原和一个面生的老者走了过来,便赶紧迎上,先打量了那老者几眼,听张原说这是王宗岳王师傅,高起潜叫了一声“王师傅”,就压低声音对张原道:“张先生,哥儿也来了,在后殿帝妃行宫等着张先生呢。”

    因为去年那次皇长孙在东岳庙遇险,所以这次明显加强了jǐng戒,厂卫和巡捕房的人遍布东岳庙内外,这想必是钟太监安排的,钟太监现在权势见涨。

    走到后殿,廊边闪出一个大汉向张原叉手唱喏,却是客光先,右脸颊上有一道醒目的伤痕,张原遣开其他人与客光先一番问答之后,才知客光先参加了萨尔浒之战,受了轻伤,穆敬岩受伤更重,中了两箭,所幸并非致命要害

    张原惊道:“穆叔昨rì派了人来报信,只说升任千总,未提及受伤之事。”

    客光先道:“那想必是痊愈了。”

    客光先不善言辞,不会主动说什么,都是张原问他答。神情极是恭敬。张原对辽东战局的准确预测让他折服

    张原忽然想起一事。问:“我曾看战报得知东路军击伤了奴尔哈赤之子洪台吉,不知确否?”

    客光先道:“洪台吉遭火器击伤,伤在面门,瞎了一只眼。”

    张原面露微笑:“好极,好极。”

    洪台吉就是皇太极,皇太极虽然没有死,但瞎了一只眼,从此仪容不整。以后想要接掌奴尔哈赤的权力也难,代善、阿敏、莽古尔泰这些人都不会服他,奴尔哈赤靠儿子、女婿统领八旗军征战天下,一旦身死,这些子婿争权必惨烈

    魏忠贤从后殿走了出来,见张原在和客光先说话,忙施礼道:“张先生,哥儿等张先生多时了。”

    客光先退到一边,张原跟着魏忠贤进后殿,后殿闲人免进。连道士都被清出了,张原进到帝妃行宫。见钟太监、魏朝两个内官立在一边,皇长孙朱由校在掷金钱玩耍,走到近前,才看到客印月跪在帝妃像前默祷,臀部抵着脚跟,上身微弓,腰背绷起,宫裙包裹的葫芦状体形引人绮思,但钟太监几个并不多看,显然没什么感觉

    “张先生,广东临近南海,极是遥远,真羡慕张先生,可以到南海看大鲸。”

    虚岁十四的朱由校身量比前两年没长高多少,依旧单薄,但气sè不错,少年心xìng不甘约束,对张先生天南地北的走是真心羡慕。

    张原含笑道:“此去岭南并非游山玩水,乃是为国选拔人才。”

    魏忠贤道:“张先生,岭南是蛮瘴之地,张先生为何要去那地方!”魏忠贤显得很为张原着想,也许是真心的,因为太子和皇长孙礼敬张原。

    张原笑道:“在唐宋之前,岭南是蛮瘴贬谪之地,但自我大明开国两百年来,广州是万商云集,富庶产豪奢拟于苏杭,更有诸多西洋番邦人士,奇珍异宝、奇俗奇情,皆前所未见。”

    皇长孙朱由校听张原这么说,不胜向往。

    张原与朱由校说话时,客印月立在一边含笑注视,待张原告辞要走时,她却捧出一个漆盘,盘上是十数个甘露饼,朱由校道:“张先生,这是嬷嬷亲手做的甘露饼,送给张先生品尝。”

    张原心中一动,去年那个大雨天在文华殿的荒唐一幕倏上心头,面上不动声sè,说道:“多谢客嬷嬷,客嬷嬷珍重殿下珍重,努力学习,爱惜身体。”

    ……

    两条白篷船一前一后离开朝阳门码头,五月的大运河水量充沛,张原坐在篷窗下,将那十来个甘露饼都丢到了水里,小鸿渐看到了,过来问:“爹爹在做什么?”

    张原道:“喂鱼。”

    小鸿渐道:“张鸿渐也要喂。”

    小鸿渐说到自己不说“我”,都是说“张鸿渐”要怎样怎样。

    商景徽从邻舱过来,脆声道:“张鸿渐,不许爬船窗。”

    十二岁的商景徽已经亭亭玉立,眉目与商澹然有四、五分相似,稍微清瘦一些,走过来拉着小鸿渐的手,立在张原身边看船窗外汩汩的运河水,不时侧头看看张原,说道:“姑父,你很愉快吗。”

    张原点头笑道:“是,心情愉悦。”

    商景徽问:“是因为要回江南了吗?”

    张原道:“是啊,思念双亲,想念家乡的小桥流水了,白马山的花木欣欣向荣否?”

    商景徽抿唇轻笑,说道:“我看姑父很有隐逸之气,不甚热衷仕途,那姑父又为何要千里迢迢进京赴考,一直待在绍兴岂不是好?”

    张原笑道:“先要扬名然后归隐,不然不甘心。”

    商景徽格格的笑,又道:“姑父现在也归隐不得,这次回绍兴也待不了几rì吧姑父你带我去广州吧,我要从广州坐海船去福建看望爹娘和阿姐。”

    张原道:“这可不行,rì程很紧,我去广州要兼道而行,不然赶不及。”

    商景徽道:“我给姑父当书记”

    张原笑道:“我已决定聘宗翼善为幕宾,你我可聘不起。”

    商景徽噘了噘嘴,没再说什么。

    ……

    张原一行两条船五月十八从běijīng启航。一路上几乎没有耽搁。大运河上的水驿隔六、七十里就有一座。也有少数水路上百里才有一座驿站,张原为赶时间,往往一rì行两个水驿,到达杭州时是六月十二,只在杭州停留了半rì,拜访了浙江省三司长官,当夜在西湖边的不系园歇息,这座jīng美的别墅是张原以每年十两银子的典来的。典期七十年

    商澹然、商景徽月下游园,听张原讲当rì从徽商汪汝谦手里典到这座园林的经过,此事现在已成杭州笑谈。

    六月十四rì傍晚,张原的座船到达西兴码头,山yīn、会稽两地的知名士绅早已闻讯,在绍兴知府徐时进的率领下等候迎接,渡口上黑压压都是人头,气候炎热,挥汗如雨啊,张原的族叔祖张汝霖、父亲张瑞阳。还有商周德也来了,少年英俊的祁彪佳微笑立一边看张原带着妻妾和一对儿子在码头上向长辈叩头

    张瑞阳一手拉着张鸿渐。一手拉着张鸣谦,左顾右盼,喜得山羊胡子直颤,说道:“鸿渐离开山yīn时还不到半岁,现在竟如此长大了鸣谦倒是不怕生。”对张原道:“你母亲在家盼着呢,我带鸿渐、鸣谦先回家,你母亲看到这两个孙儿可知有多快活!”

    这几年一直待在外祖家的履纯、履洁兄弟二人这时挤到鸿渐、鸣谦跟前大声道:“回家,回家,外祖母等得急了。”拽着鸿渐、鸣谦的手就走。

    ……

    张原在山yīn待了三rì,登门来访者几乎把门坎踏平,有不少是从上虞、余姚,甚至是从青浦、华亭远道赶来的翰社社员,他们得知张原将主持广东乡试,料想张原要顺道回山yīn一趟,就早早赶来候着了,让他们叹服的是,他们当中很多人与张原只在三年前的龙山雅集上见过一面,此番再见,张原却一一记得他们的姓名、表字和别号,四方酬酢,八面chūn风,毫无骄气,让人觉得如多年老友般毫无隔阂。

    六月十七夜里,宾朋散去,东张旧宅恢复了往rì的宁静,张原沐浴后与老父坐在天井里纳凉,一轮明月移至天井上方的天空,清辉洒落,天井围廊清晰可见,小孩子们在木楼上嬉闹的声音历历可闻,九岁的履洁在教三岁的鸿渐和两岁的鸣谦读《三字经》,鸿渐和鸣谦毕竟年幼,刚过周岁的鸣谦连话都说不清楚,小兄弟二人跟着读了几句就不肯读了,履洁好为人师,定要教这两个小表弟,鸿渐被逼不过,锐声喊道:“我爹爹是状元,读书谁也读不过我爹爹,我爹爹我爹爹一天读五百卷书。”五百在小鸿渐看来已经是多到了极点。

    楼上张母吕氏和商澹然几个笑成一片,天井边的张瑞阳也是捻须而笑,对张原道:“鸿渐、鸣谦就留在家里了,过两年请翼善为他们启蒙,翼善学识不凡。”

    张原道:“儿此去广东,正要翼善兄为幕友处理案牍公文。”

    张瑞阳点头道:“好,甚好,有翼善助你那是极好,鸿渐他们的学业不用你cāo心,我会为他们找到名师受教。”

    天井一角有个大缸,缸里有一株五尺高的茉莉,夏rì正是茉莉花开的季节,月下茉莉花如玉如雪,花香在月光中飘漾

    张原坐在竹椅上听着老父说话,嗅着这花香,光景恍如梦幻,又听老父道:“你明rì就要动身赴岭南,那谑庵先生府上你还没去拜访啊,谑庵先生虽在袁州任职,但他夫人还在会稽,你总要去拜见一下师母。”

    张原答道:“儿子打算明rì一早就去拜见,然后启程。”

    张瑞阳点点头,忽道:“那位王二小姐至今未婚好了,为父困了,你也早些休息,此去广东路途遥远,着实辛苦,早些安睡吧。”

    张原答应着,看着老父上楼去,独自在天井边坐了很久,不知不觉间月光移去,小院幽暗,茉莉花默默吐露芬芳

    ……

    张原也不知是何时睡去的,醒来时天已大亮,因为昨夜多饮了几杯,头有些痛,躺在床上吩咐外间的武陵赶紧让厨下备水,他要洗浴

    武陵咕哝道:“少爷昨夜不是洗了澡吗,怎么又要洗?”

    张原道:“少罗嗦,赶紧去。”

    起床洗浴,用罢早餐,大石头来报说有人来接少爷了,张原出去一看,一辆马车停在竹篱门外,两个随车的健仆有点眼熟,一时记不清在哪里见过,还有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满面堆笑叉手施礼道:“张公子,我家老爷命小人来接张公子去杏花寺赏花。”

    张原心道:“赏花,现在是杏花开放的季节吗。”

    那管事很热情:“张公子请上车吧,我家老爷专等公子前去。”

    盛情难却,张原坐上马车,车夫驾着马车驶过府学宫,却见一个门子从后面追上来,气喘吁吁道:“张少爷,县尊大人有请。”

    管事对那门子道:“我家老爷邀张公子去赏花。”

    门子瞪眼道:“县尊有要事与张少爷商量,耽误了县尊的事,谁担得起罪责张少爷,快请吧,县尊大人在廨舍等着呢。”

    张原便下了马车,向那管事告了罪,随那门子往山yīn县衙而去。

    chūn风骀荡,杏花如雪。

    ……

    (全书完)

    感言:

    雅sāo一百七十多万字,至此戛然而止。

    历史已经改变,最终会改变成什么样,是不是要内除弊政外灭强虏、是不是要大航海争霸殖民海外,这些小道已经不想再写。

    遗憾的是师妹,小道没有给她一个好结局,今夜难眠!

    似乎每个男人心底都有这么一个师妹,初恋、美好、遗憾、难忘

    雅sāo写了一年半,最后这一卷断断续续,其间有生病等等的困扰,不管什么原因都要向书友们说声抱歉,小道以后会继续努力,扬长避短,保持自己的特sè和一贯的认真。

    最后再说件事,雅sāo应该是出版简体了,虽然小道还没看到样书,第一批出三册,后面几册何时出尚不明确,小道会有少量签名书放在雅sāo版主笨笨的淘宝店销售,是小道亲笔签名,下月初应该就能搜索到,如果可以,请您支持一下,谢谢。

    贼道三痴

    二〇一三年八月十九rì深夜(未完待续……)

( 雅骚 http://www.fushuw.net/6/6060/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雅骚》,方便以后阅读雅骚第五百零(八章本 杏花如梦(附完本感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雅骚第五百零(八章本 杏花如梦(附完本感言)并对雅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