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港春夜

第六章 幸福的生福生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棺材里的笑声 本章:第六章 幸福的生福生活

    四清县的每一天都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在市政府迁移到国道的郊区后,带来的影响力更是空前巨大。

    原本贫穷的县城一步步的迈向现代,越来越宽敞的大马路、越来越多的轿车进出,开始改变着四清县人们朝九晚五的生活。

    随着一个个经济发展计划的开始,陆陆续续开始修建的大学城、物流市场和各类市场让经济开始蓬勃发展,而且最近一向以沙石多而不适合耕种出名的邻县也招商成功,开始建设一个现代化的高技术开发区,这一连串的建设,四清县便是最大的受益者,县城内的娱乐事业达到一个顶峰。

    跑马圈地,各个市场的合股,拆迁的赔偿款项,物流、超市、商场,一座座的拔地而起,让四清县的经济发展起来。

    张文早已不清楚他到底赚了多少钱,甚至都有点忘记名下到底有多少资产,不仅在苏蕊和李欣然这两个小老婆的关照下,赚得盆满钵满,而和关毅他们合伙的生意更是如日中天,几乎已经到了日进斗金的地步。

    四清县迈向现代化是好事,不过有时太过于现代化也不好,于是在张文的主张下,小镇和五挂村并没有大规模的破土动工、追逐经济发展的脚步,反而开始修缮道路,维护树林和原有的生态,一时间惹得乡亲们,甚至不少镇领导大有意见,但是没办法,张文的后台太硬了,话一说出口就是敲定的事,众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大赚特赚,他们却要整治这没落不知道多少年的海边小村。

    镇上的建筑物大多没有要重建,甚至连古巷上的小路也依旧保持着石块镶嵌的崎岖不平,桥依旧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留下的小桥,水还是那么的清澈见底,或许唯一的改变只不过道路整齐许多,虽然保有古镇的原汁原味,但也保留着当地居民最讨厌的古老和破旧。

    当四清县其他乡镇的经济在机器轰鸣声中崛起,当周边其他的县城开始大规模的招商引资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解张文到底是什么意思,更有人在背后唾骂这简直就是在妨碍别人的发展,因为比较起来,这一带是最穷的地方,但地也是最大的,当时土地便宜,不少投资商都看上这里的土地,但最后都被张文从中作梗拦下了。

    事实证明,一连串的政策下来确实让经济起飞,不过张文却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他申请一个旅游名镇后,便和镇政府合伙办旅游公司,开始在四清县修缮古朴的建筑物和老桥,开始在镇里扩展着一个又一个的旅游景点,而这里人人不屑的大山、看得很心烦的小河,一个个都变成著名的旅游景点和休闲玩乐的好去处。

    就在众人一头雾水的时候,古镇正式开放旅游。

    此时,各电视台播放的广告拍摄得唯美唯幻,几乎是用轰炸的形式并铺天盖地的打着广告,主打生态和绿色的旗号,各个城市开始和旅行社签着一份份的合约,速度之快,甚至连小镇上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时,乡镇乃至五挂村周边贫穷的山水,已经被渲染成天然胜地。

    现在各个地方都大兴土木,对自然的破坏也可想而知,即使是县城也为了发展经济而失去以往的韵味。

    这时大量的白领阶层来到这一带、大量的学生来到这一带,面对着这如都市般的繁华,早就乏味了,何况到处都是让人心烦的建筑工地,猛地出现这山明水秀的地方,自然让人眼睛一亮,乡镇旅游一下子就成为他们的选择。

    镇里的古街上开始出现背着行囊、拿着相机的旅客,小桥上也有不少排队拍照的人,甚至连以往无人问津的渡船,现在都要排队才能乘坐,而那瞬间倍增的收入让五挂村的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白天忙得晕头转向,晚上数着钞票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抓破了脑子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突然赚那么多的钱?

    为了开发旅游,张文投资的金额几乎是天文数字,不过细水长流赚回来的更加可观,尤其是酒店和度假村、海滩之类的生意更是一家独大,每一年都以倍数增加,而且一个过去毫不起眼的杂粮窝窝头,现在一个卖五块照样有人买。

    穷人富路是永恒不变的道理,到这里旅游的人,当然不会吝畜这些小钱。

    乡镇发展起来了,而且有的人即使守着家里的马车都能大赚特赚,一时间原本还骂骂咧咧的话全都变成对张文的歌功颂德,而且有不少人对于张文的敛财眼光觉得很毛骨悚然,因为虽然乡亲们的生活好了许多,但赚得最多的还是张文,更让人郁闷的是,据说这些都是九牛一毛,根本比不上人家在外面的生意。

    五挂村保持着原本的清静,出于私心,张文并不想让那些旅客打扰到这方静土,不过村里的人依靠着竹排渡河和当地的特产也赚得不少,而原来破旧的小路也重新修缮,令村子看起来整洁许多也漂亮许多。

    张家大院永远是这一带除了祠堂外,最被人关注的建筑物,连年的扩建都快到五十亩地的规模。

    一栋栋别墅拔地而起,修缮得就像个豪华的度假村,而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大院的主人,给人的感觉很神秘又特别低调的张文,在外人眼里和财神爷没有区别,更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一说起张家大院,谁没有羡慕嫉妒恨呀?

    一楼的健身房内,两个着上身的男人正戴着手套互相搏击,一个一脸稚嫩,大概只有十五、六岁,但却身材强壮的男孩子,另一个则是看起来二十多岁,成熟稳重,透着威严的帅气男人。

    在一顿互k后,青涩的少年最后还是被揍趴,一脸郁闷地躺在擂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定宏,你还是不行!”

    张文笑呵呵的摘下手套丢到一边,看着躺在地上的儿子,笑眯眯地说道:“都说了你早上得多起来跑跑,这样才会健康嘛!”

    “老爹,这怎么可能有用呀?昨晚他又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在擂台旁,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低头看着手里的外语书,习惯性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后,漫不经心地说道:“再说,这家伙最近被奶奶训了一顿,要不你以为他会那么老实的陪你打拳?”

    “多锻炼是好事!”

    张文笑了笑,看着一旁温文尔雅的大儿子,笑眯眯地问道:“定龙,你女朋友不是说今天要过来吗?”

    “差不多了吧。”

    张定龙看了看手表,鄙视的看了躺在一边的张定宏一眼,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说道:“老爹,我说没事的话,你还是管一下你儿子吧!读书不行,打架也不行,这样子以后怎么混啊?连当个小流氓都不行,连我都打不过,以后连作奸犯科都没前途了!”

    张定龙今年十九岁,是张文和秀秀的孩子。这娃儿从小就是家里的奇葩,照理说秀秀很温柔,张文自认也是个温和派的人,偏偏他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家伙,而且家里的女人那么多,他六岁时才搞清楚哪个是亲妈,并且在他小时候也闹出不少笑话,如第一次抱孙子的陈桂香高兴坏了,天天逗他,结果把他的小鸡鸡玩到都发炎,这算是一大糗事。

    后来张定龙发展得天怒人怨,智商高得离谱,人也是不走寻常路。从上学时,要是读书无法拿第一就直接借酒消愁,但偏偏又不是那种死读书的呆子,兴趣爱好多得让人毛骨悚然,甚至连跳两级,十七岁就同时被好几所一流的大学录取,最后嫌远,居然留在四清县这边的大学城读书,录取通知书还没签到,就对一个也去报到的美女一见钟情,直接带回家见父母。

    张文顿时那个恶汗呀,他当年泡妞都没这种速度,何况张定龙虽然奇怪,但也算是老实人,没想到速度快到这种地步!

    而且张定龙一点都不胆怯,在跟那女孩相处几天后,就直接到那女孩子家见她双亲,而且对方还是一对教授,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张定龙把他们哄得服服贴贴,没多久就来认亲家。

    最绝的是,有一次张定龙把那女孩带回家,两人进了房间,锁上门,直接在家里过夜。、李欣然仍保留装针孔摄影机的好习惯,而张文和秀秀虽然都猜想到大概会生米煮成熟饭,但出于对张定龙的关心,还是很没道德的偷窥一下,当时张文和秀秀直接崩溃了,因为张定龙居然和他那个同样称为奇人的女朋友,规规矩矩的穿着睡衣,蒙着眼在房内下盲棋,这是什么世界呀?

    “老爹,我先出去接她。”

    张定龙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手表,就跑出去。

    “老爹,有空你真的要好好揍他一顿!”

    张定宏躺地上有气无力的喘气,摸着脸上疼痛的地方,没好气的抱怨道:“老爹,我是不是你亲生的?下手和打贼一样重,有仇呀!”

    “没打死你,就算你命好了!”

    张文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这二儿子是娃娃脸,但其实只比定龙小两个月,是他和张少琳的爱情结晶,从小就顽皮,也不爱读书,喜欢到处捣乱,几乎成了这里的孩子王。

    张定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张定龙和张少琳,只要他们一瞪眼,他连屁都不敢放半个,虽然淘气,不过还是个善良的孩子,也没干过什么太出格的事。

    现在张文习惯早上起来跑步,下午再锻炼一下,而生意顺利后,心的事少了许多,身家光不动产就要用十亿来计算,加上地皮和大楼不断的升值让张文躺着都可以赚不少,所以到了这年纪,张文比较关心的是健康问题,而张家人的生活依旧很有规律,不因为暴富而变得奢靡,这也是张文最为放心的事情。

    “老爹。”

    远远的传来一声欢呼,就见两个小姑娘刚洗完澡走到客厅,还没来得及擦干头发,张文就感觉到眼前一阵香风飘过,没一会儿,两个可爱的姑娘就挂到他身上。

    张文溺爱的摸着她们的头发,装作生气的责怪道:“你们这两个丫头,怎么又顽皮了?”

    只见两个小姑娘穿着高中校服,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后,才从张文身上跳下来。

    扎马尾的张小嫣是张文和敏敏的女儿,有头如瀑布般长发,而个子稍微高点的张茗茗是张曼莹的掌上明珠,两人虽然听话,但在家里也是小皇帝。

    从小张文就疼女儿,那样子就像在伺候主子,而对儿子却特别严厉,渐渐的改变陈桂香重男轻女的想法,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老爹,奶奶呢?”

    张小嫣一进门就到处乱跑,根本就安静不下来。

    “爸,我先去写作业了!”

    跟张小嫣相比,张茗茗比较乖巧,和张文撒了一会儿娇后就跑去房间写作业。

    好不容易打发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张文还没休息,女人们就回来了。

    现在刚好是孩子们快放暑假的时候,林巧玉的车子进入院子,还没停稳,车门一开,一个高挑而动人的小姑娘就跑向张文,一边丢下行李,一边看着张文,嗲嗲的撒娇道:“爸,你怎么不来接我?”

    “刚才有事嘛!”

    张文帮那小姑娘把行李放好,才走向林巧玉。

    看着散发着迷人魅力的林巧玉,那一身教师ol装特别迷人,忍不住吻了吻她的小脸,温柔说道:“累了吗?”

    “不累!”

    林巧玉幸福的笑了笑,挽住张文的手臂。现在她也习惯被人宠爱的生活,嫁给张文后,张文并没有要求她再生一个,而是和她疼爱着这个家里最大的女儿,林珑,并没有因为她不是他的女儿而有任何偏心,甚至在林珑被外面的流言困扰时,张文还骗她说,她是他和林巧玉偷情的结晶,是他的亲生骨肉,这才让林珑不再为外面的流言困扰。

    林珑踢开高跟鞋,本想往屋里跑,但见张文瞪着她,便吐着舌头,跑过去把鞋子摆好,才笑眯眯地拍着张文的肩膀,开玩笑说道:“爸,真不知道该恭喜你,还是同情我妈和阿姨们了。”

    “你这孩子,又捉弄你爸呀!”

    秀秀穿着蓝色的裙子走过来,递给张文一杯茶,旁微笑道。退去少女的青涩,即使孩子已经长大,但秀秀依旧像个青春少女般粉嫩,从身材和容貌上来看,甚至和以前没有多大的差别,健康的生活方式让她显得很年轻,完全就像是个二十岁的姑娘。

    “没啦,秀姨!”

    林珑马上跑去和这位家里最温柔的妈妈撒娇,一边撒娇,一边看向张文,狡黠的窃笑道:“上次老爸送我去学校时,可是惹得我们那边的小姑娘春情大发。我就骗她们说这是我哥,结果有不少人想当我嫂子,我现在很害怕一放假,这些家伙会组团杀过来!”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呀!”

    张文呵呵的笑了,现在保养得当,再加上吃的大多都是庄园种的绿色蔬菜,加上长年保持运动,身材不仅比以前更好,就连容貌都没衰老的迹象,完全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但在有了家庭后,张文成熟许多,比起以前也多了一种略显伧桑的男人味。

    今天是家庭聚会,在把孩子们接回来后,张文再好好的收拾一顿,总算才让这堆猴子安稳下来。

    虽然现在家里变有钱,但张文采取的教育是绝对不会给他们太多优渥的条件,并也采取放养式的教育,总体来看,效果还满不错。当然,除了张定龙这个真的无法用言语解释的人外,他除了和女朋友共处一室关灯下盲棋外,身为学校一等一的优等生,当年也闹得满城风雨。如有一次,学校的老师猥琐地对待跟他同桌的女孩,他二话不说就直接把老师打一顿,事实证明,小时候强迫他们锻炼还是很有效果,十三岁的他硬是把二十多岁的老师打得满地找牙。

    后来这事当然得见家长,不过张定龙依旧无比淡定,十分冷静的掏出手机,把悄悄录起来的过程重新播放一遍,而依照张文的脾气当然会大闹一场,并和那女孩子的爸爸又把那老师揍一顿,结果家里的女人都无语了。照她们的说法,这孩子绝对是文武双全,以后如果要犯罪,会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这时,张文站在门口傻笑着,没一会儿,两辆十分拉风的越野车就缓缓的开进来。

    当那两辆车停好后,车门一开,让人哭笑不得的景象马上就出现了,只见两个十多岁的孩子,男孩子打扮得很绅士,女孩子打扮得特别淑女,但两人竟然互相掐着对方就跑出来。

    “干爹、干爹……”

    那两个孩子一看到张文,立刻跑向张文,手还没从对方的身上拿开,就又开始互相瞪着白眼,说着对方的不是,顽皮的模样几乎要把张文搞晕,连忙像个保母似的劝他们别再闹了。

    “小阳!”

    苏蕊一身十分性感的ol套装,一下车就狠狠白了那男孩一眼,有些不快的斥责道:“关利阳,你要是再不过来,以后我就不带你来玩了!”

    “知道啦,妈!”

    关利阳不甘愿地放开手,马上跑到车上,拿了好几条烟跑过来,一边递给张文,一边顽皮笑道:“干爹,这是我给你的!虽然说是抢我爹的,不过也算是我的心意,一会儿你就让珑姐带我去玩吧!”

    “你以为只有你有呀!”

    那女孩子闻言,顿时不开心了,立刻也跑去车上,笨手笨脚的抱了好几只酒瓶,一边往张文手里塞,一边瞪着关利阳,随即又转过头,给了张文一个无比乖巧的微笑,撒娇道:“干爹,这是我用压岁钱买的,我听爹说过,你没事就喜欢喝点酒。”

    “陈燕祥!”

    李欣然把车窗摇开,立刻没好气的笑骂道:“你现在撒谎都不会脸红了是吧?那明明就是妈的收藏,你又没和我买!”

    “妈……”

    陈燕祥立刻脸红红的嗔怪道,便又跑到张文的怀里继续撒娇。

    张文哈哈一笑,抱着关利阳和陈燕祥,亲昵的逗了他们好一会儿,才让孩子们下来接他们去玩,虽然他们没有和他相似的个性,但都是他的亲骨肉,几乎每次一放假或过节就会来玩,而在城里憋坏的小家伙,抓着泥鳅,玩着泥巴都会觉得乐不思蜀,虽然每年只能见到他们几次,不过每次都格外开心。

    “小文,最近生意不错嘛!”

    陈君维一脸苦笑的走过来,后面跟着李忠国这个老顽童,他现在也喜欢没事就到这里来度假,反正外孙是他的,而且他是疼得捧在手心也怕化了,这一点让张文很放心。

    “院子又扩建了啊?”

    关毅依旧那么的阳刚而帅气,但脸上还是有点不自在,因为他身后有一名白发老头在和李忠国斗嘴,老人家消瘦但十分健壮,精力之旺盛连张文都自叹不如,整天就像吃了兴奋剂般,真是老当益壮的典范。

    “老爷子!”

    张文赶紧上前打招呼。

    “闪一边去!”

    李忠国眼睛一瞪,在和苏蕊的爹苏明阳一顿打骂后,连理都不理张文,两个老家伙随即扛起锄头,立刻就跑到后院去挖他们埋下的老酒,到了这里摆脱了老伴的控制,令他们又拥有兴风作浪的能力。

    当张文离开房间后,就见苏蕊和李欣然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她们一身香汗,双腿间不停流出,那香艳的鸳鸯浴持续一个小时,等到她们开始打扮的时候,张文才跑到厨房和秀秀她们准备晚餐。

    一顿饭共有二十多人,这样的家宴规模也算很庞大。

    在张罗大半天后,孩子们早就忍不住先开动,张定龙和他女朋友在长辈们的逗弄下,面不改色的在一旁下着围棋。

    照例,张定宏把关利阳收拾完后,便开始享受着他不甘愿的伺候,而喜儿和小丹则在一旁笑眯眯地逗着陈燕祥和张茗茗。

    开饭了一阵子,竟还不见张文和陈桂香姐妹俩的踪影,这顿时让何秀芸有点不自在,扭捏了一阵子,才在众人的拜托下,上三楼看情况。

    当何秀芸推开房门时,情况如她所预料般的刺激,眼前的景象让即使抱了外孙的她都感觉到腿在瑟瑟颤抖。

    只见房间内,衣服、裤子、内衣散落一地,而床上,张文正一边用后入的姿势干着陈晓萍,一边抱着陈桂香那美嫩的臀部为她。

    陈晓萍和陈桂香同时发出愉悦的呻吟声,在一阵阵的蠕动中显得越发性感。

    年近五十岁的陈晓萍和陈桂香保养得很好,不管是从身材还是样貌来看,就像只有三十岁,不仅可以说是风韵犹存,甚至可以说是风情万种。

    陈晓萍和陈桂香在张文的挑逗下,没一会儿就浑身发软,在满足的呻吟声中到达最剧烈的。

    “吃饭了,你们能不能等到晚上啊?”

    何秀芸不好意思的嗔怪道,但看着两位美妇后满足的模样,春心也有点荡漾。

    张文见状,将何秀芸拉进房内,没多久,她也一丝不挂的倒在一旁喘气,张文则一点射的迹象都没有,等她们跑去洗澡时,才下楼和大家吃饭。

    待三位美熟妇都满脸红润的下楼时,众人才知道发生什么事,除了给张文鄙视的眼神外,也只能转移孩子的注意力,要他们别去注意。

    少妇就是爽,结扎后根本就不用会担心怀孕!

    众人一直玩到凌晨,把孩子们全都安顿好后,困的和醉的都跑去睡了,张文这才意犹未尽的跑到张少琳的房间,在张少琳、小丹和喜儿的呻吟中结束今天的第一炮,但觉得欲火还没消,便又跑到林巧玉的房间。

    在与林巧玉缠绵一段时间后,张文也把张曼莹拖来,最后在接连三个小时的激情后,三人都已经筋疲力尽,张文这才回到他自己的房间,准备做个香甜的梦,结束这无比幸福的一天。

    突然张文的感觉到一阵温暖、湿润的感觉,张文不知道是谁跑进他房间,因为房间没有上锁的习惯,但那小嘴的动作青涩却特别殷勤,令张文不禁爽得呻吟出声。

    这时,张文打开灯,刚想下流的调侃几句时,看到那美丽的容颜时,惊讶得脑子一震,道:“小、小珑,你怎么在这……”

    “爸爸,我爱你……”

    林珑含着张文的命根子吞吐几下,小脸上带着酒后的红晕显得特别情动。

    林珑猛地抱住张文,便开始脱掉身上仅有的内衣,展现着那完美动人的身材曲线,一边吻着张文的身体,一边强硬的侵占这个她喊爸爸的男人,动情的呢喃道:“爸,我爱你,我知道我不是你亲生的,我也要像妈一样,做你的女人……”

    “啊……”

    张文还没反应过来,林珑就在一声疼痛的闷哼中,扶着张文的命根子她那青涩的身体内,接着缓缓流出处子血,她的脸上则挂着喜悦的泪水。

    “女、女儿……”

    这时,张文忍不住翻身压住林珑,开始耕耘着这具刚刚长大的青涩。

    一室皆春,一夜满是呻吟。

    上帝呀,当这样美妙的日子不停重复的循环时,希望一切都不是梦境,让我永远活在这美到让人疯狂的世界吧!

    当破身后的林珑幸福的躺在张文怀里睡着时,当清晨其他老婆进来后看见,心照不宣的微笑出现时,张文迷糊不清的睡着了!张文只想永远沉浸在这美妙的梦里,永远不要有醒的时候……

    全书完

( 渔港春夜 http://www.fushuw.net/6/6134/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渔港春夜》,方便以后阅读渔港春夜第六章 幸福的生福生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渔港春夜第六章 幸福的生福生活并对渔港春夜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