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六十一章 团结河(二十)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孤独麦客 本章:第六十一章 团结河(二十)

    “……我们已经看到,萧光中校这类帝国主义者如何看待光荣的葡萄牙王国。毫无疑问,他们当权的政治人物十分愿意拉拢我国,以使该国在欧陆免遭孤军奋战的窘境。去年的时候,他们为了把我国拉到他们的阵营,外交使节在一个月内所做的努力超过了过去二十年的总和。当然他们也拉拢了意大利人或其他什么人,这里面有些是绝密,未向报刊透露只字片语。但无论如何,因为葡萄牙王国和陛下所具有的强大的精神力量和物质力量,东岸军队在欧陆奋战的成败维系于我们的支持。”

    “……诚然,我们的陆军部队在摩洛哥表现不好。军需部门、炮兵部队、工程部队争相盗窃,许多军官深以战争为苦,竭力托病不愿出征,各种军事物资的补给亦毫无着落。但如果我们改革这些弊端,我们的战斗力会强大不止一倍,足以击败任何敌人,我们的士兵有成为精锐强军的潜质。东岸人在了解这些情况后,不应该对我们抱以彻底的轻视。但现实让我们感到沮丧,以萧光中校为代表的军人无礼地奚落了我们,把我们视为软弱可欺的对象,他们或许还有领土方面的相当野心。”

    “……我打算过阵子前往南方,求见他们政府的文职官员。这些都是有教养的绅士,一定会对军人那种难以置信的粗鲁行为进行谴责。他们对我国一贯保持着温和态度,素来本着宽大、公正和真正地以礼相待的精神对待葡萄牙王国,了解我们的利益所在,愿意倾听我们的诉求。如果可能的话,我会请求到一份约束东岸陆军行动的协议,以阻止那些贪婪好战的人强占所有的金矿。”

    “关于里斯本发来的训令,我认为是合适的。战争需要准备大量的资金,尤其是东岸的法币,很多物资只能用法币才能买到。就当前而言,青岛市场银根很松,但不久之后也许就会变紧,因为许多国家都打算借贷黄金兑换券。我在东岸银行业工作的朋友向我建议抓紧时间,他认为东岸政府有很大几率向我国政府发放六百万法币以内的贷款,因为这不仅仅是商业上的行为,同时也着眼于政治。但他同时警告,切勿向其他国家的银行家示好,因为这会伤到他们的自尊心。”

    “最后,有关即将爆发的这场战争。我得说,看起来西班牙这个气泡要被戳破了。我已经料到东岸人会轻而易举地打败他们,这不会是一场交战,而是一场屠杀。我国应该抓住机会,解决与西班牙王国在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领土争议问题。如果有东岸人的支持——您可以想象战后东岸人所享有的崇高的威信与声望,他们的一切行为都会受到疲惫不堪的各交战国‘最诚挚的欣赏’——我们就可以让西班牙人放弃对他们而言十分重要的利益,我无比确信这一点。”

    1701年2月7日,房山大饭店某间装修还算不错的卧房内,巴伊亚总督的特派使者塞尔吉尼奥正在写工作报告。这份报告将被首先送往里斯本,由巴伊亚总督附署意见后再送往里斯本,交由国王的重臣们审阅。

    工作报告每个星期写一份。之前因为是在赶路,写得很是简略,没甚内容。不过在房山县与团结河军管署主任萧光中校会谈后,内容一下子就丰富了起来。

    准确地说,塞尔吉尼奥在与萧光中校的谈判中没有取得任何效果。那个武夫头头狡猾得很,一会扮做粗鲁无文的军头对塞尔吉尼奥横眉冷对,胡搅蛮缠,一会又狡猾地对核心问题避而不谈,顾左右而言他,让塞尔吉尼奥这位总督特使恨得牙痒痒,并且毫不犹豫地在工作报告中对萧某人大加批判。

    不过他也明白,团结河流域利益巨大,指望东岸人就此收手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没在这条河流的下游发现金矿、宝石矿等资源——但塞尔吉尼奥也高度怀疑,即便没有这些矿,东岸人也很可能会继续侵占土地——他们这个国家目前对黄金十分渴求,军人又素来有残忍好战的名声,形势实在不容乐观。

    因此,塞尔吉尼奥现在对于靠言语说服团结河流域的东岸武夫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了。他打算前往南方东岸人的首都东方县,听说他们的外交部尚未搬走,那么约见几位大人物,看看能不能从外交途径解决问题才是正道。

    东岸的外交官们,给葡萄牙人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他们温文尔雅,学识渊博,说话和气,对于自己的盟友一贯也十分照顾。塞尔吉尼奥打算重点谈一谈葡萄牙王国在东岸共和国欧洲战略中的重要性,然后冀希望于此说服东岸的外交官们,让他们反过来约束陆军,给这头疯马套上笼头。

    但这种事情怎么说呢,成功和失败的可能性都不小。别看塞尔吉尼奥在报告中写得挺像那么一回事的,但说实话谁都不敢打包票。他也很久没来东岸了,万一外交部的风格变了呢?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啦。即便外交努力失败,塞尔吉尼奥也已经想好退路了,那就是把一切都推到东岸陆军身上。反正这个国家武夫跋扈之类的传闻各国都有所耳闻,理由还是蛮充足的。

    当然塞尔吉尼奥此番南下,也并不仅仅全是为了团结河流域那点破事。说难听点,也许巴伊亚总督很看重那点金矿,因为有他的利益牵扯在其中,但如果站在里斯本宫廷的角度来看,也许就没那么重要了。他们更担心的,可能是害怕东岸人得寸进尺,最终侵害到葡属巴西的利益罢了。当然如果东岸人肯适当地在其他地方做出补偿,里斯本方面也未必不愿意在这边做出一点让步,塞尔吉尼奥此行的任务之一,就是在这个方面努力。

    西班牙和葡萄牙,其实是存在领土争端的,而且还不少。原因很复杂,但最主要的矛盾还是产生于当年西葡合并时期。在那个对葡萄牙人而言堪称黑暗的年代,他们丢失了很多位于西葡边境的城市,本西班牙吞并。就是到了现在,当地人仍然以讲葡萄牙语居多,很多贵族原先就是对葡萄牙王室宣誓效忠的,里斯本方面无时无刻不想将其夺回来。本来依靠葡萄牙的国力,是压根没机会的。但如果有东岸人的支持,情况就又不一样了!特别是现在马德里卡洛斯二世国王病入膏肓,随时会——不,是肯定会——把国家拖入战争的深渊,如果葡萄牙人抓住机会的话,未必就不能收复失地,重拾当日的荣光。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塞尔吉尼奥的几个任务似乎有那么点矛盾的意味,即既不想让东岸人在他们那里占好处,又想要人家的支持。说穿了,还是他们要求得太多,贪心不足罢了。葡萄牙人事实上并没有仔细地思考过,他们是不是有足够的价值值得东岸人从他们的角度考虑得失?里斯本宫廷在这件事上也存在着不切实际的乐观情绪,仿佛其军队在摩洛哥的失败还没将它们从美梦中打醒一样。

    真正思考起来,葡萄牙能够在战争期间为东岸提供什么?一个维亚纳堡军事基地,一个廉价采购农产品和役畜的地方,一个雇佣兵来源地,但这真的是不可替代的吗?恐怕未必。东岸人愿意帮他们从西班牙人那里收复一些失地,给予数百万圆的贷款,让渡部分商业利益,其实已经够大方了,要求太多只会让双方面上都不好看。

    只可惜,很多人不懂这个道理。葡萄牙陆军在摩洛哥的失败已经让东岸人大失所望,觉得他们还不如意大利人能打,其海外殖民地在东岸人海外据点布局接近完成的情况下价值也大打折扣——当初是依靠你们在第乌的关系进入印度没错,但此一时彼一时也——既然如此,你还指望别人给予你多好的脸色吗?

    塞尔吉尼奥浑浑噩噩的,或者说被贪欲支配了心智,还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有这样的心态,即便遇到了在他看来“很好说话”的东岸文职官员,怕是也讨不到太多的好处吧。为今之计,葡萄牙人还是应该抛弃幻想,重整已经被证明不太合格的军队,强化自身,如此才有可能在即将到来的巨变中分得一杯羹——很明显,这一杯羹不会太多,但足以让葡萄牙这种体量吃饱。

    至于葡属巴西的未来,现在谈论还为时过早。你不能指望一个区区180多万人口的国家可以永远占据那么一大片富饶的土地。即便东岸人不来蚕食,其他人不会吗?法属圭亚那的殖民者们多年来可一直在进行着越境殖民活动呢,巴伊亚总督还是往这个方向多留意一些为好,路易十四的胃口可也相当不小。

    人,要有自知之明,国家亦如是。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http://www.fushuw.net/6/6853/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方便以后阅读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第六十一章 团结河(二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第六十一章 团结河(二十)并对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