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能忘:甜心很诱人

很甜人心很诱人3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千韶华 本章:很甜人心很诱人35

    201

    甜心很诱人35

    离以臻对此感到了可笑极了,斜睨了一眼许庭彦后,他只是搂紧了怀中的晚晚,准备带她离开。

    “你说的没错,那些是我干的,可是,连你许庭彦都知道,你说警察都就都是傻瓜,他们不知道吗?可是他们怎么样了?再说,我老婆不爱我,你听谁说的?她不爱我会愿意这样被我搂着?倒是你,你把她关在这,是要做什么?我一进来就看到她居然要跳楼?你对她究竟是做了什么?”

    盛气凌人的语气,嚣张得有些不可一世的表情,让许庭彦觉得这个男人真是自大的可以。

    离以臻看到许庭彦变了脸色后,冷笑得更厉害,抬起刀削般的倨傲下巴,指着许庭彦,说:“敢动我女人的男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不过,我就搞不懂了,你之前可是她的朋友,怎么对她存有这么多龌蹉的心思?好在我女人倔,宁可跳楼都不愿意被你染指,可想而知,你这种做派的好男人,还真的不讨女人爱。”

    说完,离以臻当着许庭彦的面前,快速地吻了吻晚晚的唇瓣,他表情很是冷酷,像是命令一般说:“以后除了我,别的男人再敢吻你这儿,我第一个废了他!”

    他凌厉地看了眼许庭彦,示意他不要愚蠢到再做老虎屁股上拔毛这样的事!

    许庭彦几乎被激得咬牙切齿。全身的骨骼在那颤抖!

    事实上,他觉得自己最不利的在于,抱在他怀里的晚晚,心原本就是偏的。

    她就是没给他许庭彦机会,不对,她连资格都没给他,直接让他出局了。

    不然离以臻怎么能这样气他,还敢这么威风?

    刚想反驳,问问晚晚怎么会接受这样一个男人的时候,他忽然接到了凌炫打过来的电话,在那头的他只说了四个字——放他们走!

    凌炫这人向来冷傲,要不是自己给了他莫大的利益,他真会觉得他许庭彦连到他身边提鞋都不配。

    之前那个计划是他许庭彦一手策划的,没想到到头来居然竹篮打水一场空,这让他情何以堪?

    为什么要他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带走?

    他机关算尽才让她来到他的身边!还要他看着她又到了别的男人身边吗?

    几乎是无法忍受,许庭彦铁青着脸问凌炫:“为什么?”

    凌炫沉声道,我们计划暂时搁浅,一切还需要从长计议,就这样。

    FUCK!明明就差一步了!

    可是,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因小失大,许庭彦只得那样眼睁睁地离以臻将人带走。

    他觉得自己又扭曲了一分……

    那样当着他的面,却叫他要熟视无睹一般!这TMD是一种多难受的感觉。

    可是,他没有任何办法,他必须屈服!

    直到他们在他的视线里逐步消失,他无法再愈近分她分毫时……

    他觉得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冷冰冰的。

    “离以臻,你真可恶!,这都让你逃了!”许庭彦以拳狠狠的砸向房门,这一刻,他是多么痛恨自己的无能!

    可笑的是,这样的用力砸门,他居然感受不到手掌传来的痛!

    难道他的心更疼?

    明明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实力,可是,宁晚晚,让你做我女人就这么难?

    原来,他离以臻可以,他许庭彦就是不可以!这样想着,他心脏一阵猛缩,被迫弯曲着身子,蜷缩在地上,像是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

    没人要他了……

    他的温柔,百般呵护,也没用了……

    可惜,他没有看到的是,在晚晚和徐子依谈起他的某个午后——

    “我从没想过,朋友变情人比情人变朋友让我更加觉得难受!”她邀徐子依喝着下午茶,对那话触动了徐子依最脆弱的那根弦,她摆摆手,示意她停下,安慰道:“你不能接受是你不能接受,但是你又有没有想过,他会多难受呢?”

    晚晚笑了,说:“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可以去了解一下他的。”

    ———————————三千韶华狗血作品—————————————

    没想到和在和许庭彦相处了那样惊魂的相处后,她还是回到了他的身边。

    虽然她不相信世界上有宿命这一说,但是,她还是在他出现的那刻,心底有了某种欢欣。

    就好比,英雄救美这种桥段虽然烂透了,但是,每个少女几乎都幻想过。

    也是那一刻,她发现,她的身边真的没有什么可亲的人,就好像一个人被遗留在了世界上,而他怎么说,都是值得她依靠的一棵树。

    心里就那样的烦乱起来……

    说到底还是她心底的那份芥蒂没消除罢了。

    从洗完澡到坐到卧室化妆镜前,她现在都还是还心有余悸,下意识拿起了梳子,整理起那一头已经被吹干的头发。

    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快得让人应接不暇,可是,当它结束后,仔细想想,真的是像是亲身体验了一场狗血之极的闹剧。

    她无声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里头的女人小脸莹白带粉,红唇潋滟,无论是一样看过去,还是细看,都很是明艳。

    忽然地,她开始想,要是今夜离以臻没有来,会怎么样?

    她会不会真的在情急之下跃下窗户,用上第一千字的方式,让许庭彦心死?

    或者是突然屈服了而抱憾终身?

    还是会恨他……她依附的男人,居然没有来救她?

    猛然间,她停了手,从镜子里对上离以臻那张有些阴沉的却依旧俊美非常的脸,

    他刚刚明明去了书房办公,怎么现在来了她的房间里?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他现在要干嘛?

    由于救下她后,他又开始对她不冷不热的,这使得她不由蹙了蹙眉毛,佯装做没看到。

    其实,她很怕自己一开口,就又想以前一样,她脱口而出的话,似乎是跟不上他的节拍一样,不是她沉默,就是他回答得漫不经心,这样就更会,弄得大家都不开心,然后又开始争执或是冷战。

    但是,她其实很想对他说一声,谢谢。

    矫情一点想,是感谢他来了一次英雄救美,她甚至都不知道这几天里他去了哪?为什么现在……才来。

    她似乎……还有一点挂记他,害怕他也出事了,现在回想起来,只能把那当成是一点吧!

    只是不想承认自己的石头心也会动摇。

    “把你救回来了还这么冷淡?难不成你觉得我连对你图谋不轨的许庭彦都不如?”离以臻用的是疑问语气,并不尖锐,说完便动身来到她的身后,他伸出手,拿起那柄被她摆在梳妆台上的犀角梳,继续帮她梳头发。

    到了凌晨两点,他和她的精力却同时地好得出奇。

    望着那一头乌黑如墨的、握在手里犹如绸缎般柔滑的发丝,这使得,动作放缓,竟是那样的温柔。

    晚晚动了动嫣红的嘴唇,想要说些什么。

    还没得及开口,男人温热的指尖犹如滑腻的泥鳅般滑过她的后颈,继而擦拭过她的耳垂。

    因为迅速又暧昧,其间夹杂着某种微微的暖意,让她的心一点点的安静了下来。

    “离……以臻,我想和你谈谈。”犹豫了很久,她还是说出了口。

    他们,真的需要安安静静的、心平气和地谈些什么,比如他们的婚姻、纠葛,亦或是其它。

    “说吧,我也想和你谈一谈。”感觉到他那有些作怪的手指从她的耳垂那径直下滑,不多时沿着她的侧脸顺着她的颈部的纤细修长曲线而到了她的后颈。

    他似乎对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很了解。

    当她要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指却很用力的捏着她的肩膀,那样恰到好处地捏到那个让她感觉到无比舒服的地方。

    咿,他居然还会按摩?不得不承认,他这种手段放在她的身上却是很适用。

    思索了片刻,她觉得做人还是要知恩图报,所以选择在谈话前先说:“谢谢你!”

    他换了个手法,那拿捏实在是太舒服,这使得她不禁扬起了脸庞,轻轻哼出声。

    听到这话的时候,离以臻面无表情。

    但他勾下身子,胸膛紧贴她的后背。

    这让晚晚不禁吐槽,爷,好不容易对你说了这话,你就不能有点别的反应吗?

    怎么还摆着一张PocketFace?

    发现她表情有些难堪后,他笑着对她说:“我非常不想听到你这一句谢谢。”

    那种感觉却又是很奇怪,奇怪到他在此刻就像是换了人一般。

    “为什么?”她不禁透过镜子,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眼睛。

    她谢他都不用了?

    他却没对她说,他希望她爱他,像偶像剧里的女主那样,流着眼泪扑腾到他怀里,柔弱得像只小白兔。

    而他手上的那揉捏,在她这种窥探下与无声地询问中,加了力道,游走在她美丽的身体上,变成了某种柔软的触碰。

    他的呼吸在一瞬间变得很近,感觉就贴在了她的耳畔。

    那呼出的带着些湿热的气体,也一下下地喷洒在她脸上,不同于别的男人,他的口腔里永远保持着某种清爽的味道,哪怕他还抽烟。

    他忽然对她说:“我受伤了,为了救你,我受伤了。”

    受伤?

    可是他明明他看上去好端端地的,哪里受伤了?可别唬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神经就是有那么些短暂的麻痹,所以居然说了一句:“哦……”

    片刻后,她马上反应过来,扭过身看看他,问:“哪里受伤了?明明看上去很好。”

    而他只是笑,深沉地笑。

    那双手开始沿着他的后颈滑入她的浴袍内,就那一下,他就已经触到了她身体上最敏感的地方,她猛地颤抖了一下身体,几乎是像弹簧般站了起来。

    他偏着头,问她:“怎么,不准我碰你?”

    晚晚抿了抿唇,抬眼怯怯地看着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有吧……

    只是觉得有些猝不及防……

    离以臻只是料到他才碰了她一下,就换来了她这般猛烈的反应,她眼神闪烁不定,跳起的那刻,甚至一个踉跄,差点导致了她跌倒在地上,那副样子,狼狈到有些可爱。

    他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很喜欢看她出糗的样子。

    晚晚微恼,带着些抱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胸口微微起伏。

    而他的眼色暗了又暗,带着某种危险的信号。

    她领悟过来,迅速抬手整理了敞开得大了些的浴袍,然后很认真的说道:“最近我对这些有些过敏。”

    其实是她害怕,害怕之前呆在许庭彦身边,时时刻刻担心着种被侵犯……

    这句话明显如同一盆泼下来的冷水,可离以臻却没有动。

    他不仅没动,还稳了稳身形,扯开了衣服领子,琥珀色的眸子无声无息的盯着晚晚,里头透着莫名的光芒,可旋即,有开始飘忽。

    “我是你老公,是你选择了这段婚姻,选择了我。”

    他忽然搬出这一句。明明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她却觉得很诡异。

    见她说不出话的时候,他又说:“几天前我们被人暗算,然后分别囚禁了起来,是我先逃了出来,然后又把你救了出来,我和你说,我受伤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能没心没肺地用两句话搪塞我,还不停地抗拒我?”

    “就是因为你不喜欢我,而我着了你宁晚晚的道,所以现在真么迷恋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你到底有没有心呢?”

    容不得她再躲,再退,再避,他就那样死死地抱住了她。

    姿态一场霸道,将她完全地禁锢在他的怀里。

    这个时刻,静谧得带着点唯美。

    他久久的抱着怀中的她,脑袋埋入那温软的脖颈间,感受着独属于她的醉人气息,说:“可是,无论如何,你终于又在我的怀里。抱着你,我就觉得……好温暖,虽然知道你这个女人不仅没良心,还有小心机。”

    她愣在那,口不择言地感慨一句:“我……原来还算是你妻子。”

    他显然被她给气着了,盯着她美丽的大眼睛,然后报复般地掐住她的下巴,说:“你知不知道到,我孤独了很多年。”

    她明显要报复他,所以说:“不知道。”

    而事实上,她也很孤独,孤独到自己的世界曾经都只为一个许庭恩而存在。

    “特别是……我好不容易找着了个可以帮我暖床的女人后,我希望……可以好受一点。”

    说完,他把她一带,半压在柔软的床上。

    晚晚的脸忽然**,可能是过于紧张。

    “你……你不是说你受伤了,受伤了还敢这么混蛋的压着我?我还有话要对你说呢!”

    也是从那一刻起她的鼻翼将充满了他身上的那股味道,她试图告诫自己要远离他一点,可是,好像是又已经找不出什么理由。

    他这个男人,偶尔会在暴怒下对她张牙舞爪,有时又深邃阴沉到见不到底,可是,还有那么一小会儿时候过于简单直白。

    她竟然对他产生了某种迷惑,她觉得他有一双无形的手,在她试图避开他的时候,猛地擒拿住了她的小尾巴。

    然后,他又很狡黠地踩住了她的那一条尾巴。

    “很混蛋?就冲你这一句,我就觉得应该对你做一些更混蛋的事情!”说着,他便勾起唇角,邪恶一笑。

    离以臻没给晚晚喘息的机会,他在上,她在在下,他压着她,伸出大手。修长指的手指沿则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在她饱满的胸部上方的柔腻胜雪的肌肤上一点点地慢慢往下滑。

    这个时候,晚晚忽然觉得没有被许庭彦侵犯时,如同大石头压在心上的那种沉重感,没有那么奇怪,此刻,更多的是,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那不停的叫喧!

    炽热而狂烈!

    天啊,难道她真的被他调教得………可以恬不知耻地享受着某种粗鲁的爱抚?

    怎么想怎么淫荡啊!

    他怎么可以这样?

    那个时候还不是很明白,同样孤独的男女,就算没有夫妻这层关系而撞在了一起,也很有可能是干柴烈火,一点即燃。

    爱情它就不是个正常的东西,在此时此刻,就如同那个不知从哪到她脚边的皮球。

    她却有些矫情地想,你是宁晚晚,你知道的,女人轻易被爱情迷惑,轻易地承认你对一个男人有了感觉,是一件没有面子的事情。

    他隔着衣料,越过她微微紧绷的高耸乳峰,又一路直下来到她的小腹,握住她的纤腰,大声说:“你不是开始那么抗拒我碰你的吗?现在呢?现在怎么这样的热情似火,真是口是心非!”

    离以臻从不承认自己是一个纵欲过度的男人,只是每次看她这样,把她压在身下,就觉得这个女人带着某种诱惑……

    而这种诱惑促使他想要拖住她,和她一起沉沦在爱欲的海洋里。

    他认为这个世界最不靠谱的就是所谓的柏拉图式爱情,而最靠谱的就是他要占有她身体和灵魂的每一寸每一分,没一次都要直到最深处,毫无缝隙,严密无间,并且在得到最完整的她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全部交给她。

    到后来,她没想到他居然会在某个夜晚在她面前承认,这个世界上就有那么一种激烈的爱,叫做看你一眼,就硬了。

    而此刻她已经没有力气去细想,她觉得自己很累,累到想贪婪的享受着此刻的安宁,一寸寸的沉溺其中

    可她还是矫情地说了句:“你就不能和我好好谈谈。“

    他看她一眼,发现她柔软的身体在他身下微微扭动,索性他猛地咬上了她的妖娆的红唇,看她嘤嘤啜泣之后,他才诱哄道:“要你再说!我听人说过做过之后再谈,效果更好。”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a href="http://i..com/" target="_blank">http://i..com/</a>

    www..com\

    “梦”“小”“说”“网”

    “岛”

( 念念不能忘:甜心很诱人 http://www.fushuw.net/8/8287/ ) 移动版阅读m.lwxs5.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念念不能忘:甜心很诱人》,方便以后阅读念念不能忘:甜心很诱人很甜人心很诱人3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念念不能忘:甜心很诱人很甜人心很诱人35并对念念不能忘:甜心很诱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